繁體中文
纠错建议
返回

133. 打的自己脸疼_女捕头

首页
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女捕头

133. 打的自己脸疼

热门推荐: 加载中...
宽度
字号
背景
    蒋熙元搀着夏初慢慢的蹓跶,夏初把他不在期间的案情进展都给汇报了,主要是关于喻家两兄弟,还有她这次来京兆郡查喻温平的缘故。蒋熙元听完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大人有什么想法吗?”夏初问他。

    蒋熙元思索了片刻后问道:“喻家人差不多都让你问遍了,我记得喻温平有个妾室。怎么没听你提起来?她没有嫌疑吗?”

    “兰燕儿?”夏初鼓了鼓嘴,摇头道:“用斧子砍人这样的行为太不像个女人的作风了,所以我没有问过她。”

    “万一是女扮男装呢?悍妇也不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怎么会女扮男装呢。”夏初肝儿颤了两下,十分浮夸的笑道,接收到蒋熙元莫名奇妙的目光后,忙收敛了一下,正色道:“不管是不是女扮男装,我想过这个问题,认为兰燕儿没有杀她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妾室杀主母,嗯,比如原来的太傅尹家就出过这样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听说过哪个妾室杀主母用的是斧子。”夏初耸了耸肩,“当然,怎么杀不重要,重要的是兰燕儿杀曹雪莲做什么?曹雪莲与喻示寂有染,她只要把这件事捅出去就好了。大人,女人杀另一个女人一般不会是因为那个女人本身,大多是因为男人,如果女人可以利用男人除掉另一个女人,女人为什么还要自己动手?”

    蒋熙元消化了一下,道:“你再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“喻示戎和祥伯都知道曹雪莲和喻示寂的事,兰燕儿天天在家,难道一点蛛丝马迹都看不出来?如果她想争主母之位,对她来说最经济的做法是把这件事告诉喻温平,这样主母和长子一起完蛋,多好,杀人干什么?成本太高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她就是不知道呢?”

    “你看,灰衣人进门的时候门是开着的,也就是说当时曹雪莲和喻示戎还在,假设灰衣人是兰燕儿,就算她之前不知道,当时也知道了,那么问题便又回到了咱们刚才所说的杀人成本上了。而且,要挟曹雪莲的是她亲儿子,她悄没声的把人杀了,她儿子岂不是说不清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蒋熙元点了点头,“也对,如果不是崔大花偶然看见了那个人,喻示戎的确是很难说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嘛。当然,事情也没有绝对的,比如兰燕儿身材高壮,穿上男装的话估计不好分辨,万一她就是脑子缺根筋杀了曹雪莲呢?”

    “身材高壮……”蒋熙元听完笑了一声,“难怪原配过世后喻温平要续弦。”

    “说案情呢,大人你在琢磨什么?”夏初不满地瞥了他一眼,“嗯对,还有就是这个续弦的问题。原配过世后喻温平没把她提拔成正室,一定是有原因的,那么曹雪莲死了她就仍然不会是正室,杀主母上位也不太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没审审兰燕儿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她的嫌疑是排在喻温平后面的,如果这一趟没有什么斩获的话,回去就找兰燕儿。如果兰燕儿也没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那我的问题就大了!死胡同了有没有?可能又要全部重新查起。”夏初撇了撇嘴,“大人会不会扣我月钱?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。”蒋熙元笑道,说完后抬头四下里看了看,“你的房间在什么位置?”

    “在客房那边吧。”夏初也跟着张望了几眼,顿了顿,“大人,合辙你不知道啊?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来过管阳的衙门,我怎么知道。人家给你安排了客房,你怎么不问清楚在哪?”

    “我是要跟常青一起回客房的,常青问了,我为什么还要问?要不是大人你非要搀我,估计我早睡下了。”夏初叹口气,又咕哝道:“也就不至于磕到膝盖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说!”蒋熙元瞪她一眼,“刚才还跟我道歉,说要对我尊敬点,这刚片刻不到的功夫,又来了是不是!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,大人你说你扶着我乱走了这半天才说你不认识,这事儿干的让我怎么尊敬的起来啊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的房间自己都不知道,少说我。”

    夏初乐了,揶揄道:“大人你知道自己住的房间吗?”

    蒋熙元被夏初给呛住了,站在原地想了想,一按夏初的肩膀,把她按坐在花圃旁的一块扁平寿山石上,“你老实在这等我,我去问问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很快去而复返,身后还跟着个管阳的捕快。那管阳捕快先带着他们去了夏初住的房间,蒋熙元进到屋里看了一圈觉得条件还算可以,便让她早点休息,又嘱咐她睡前想着换了伤药。

    夏初敷衍的答应下来,等蒋熙元一离开便立刻栽倒在了床上,直接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蒋熙元离开的时侯回头看了一眼,虽然看不见夏初,但知道她就在那,心里便又是一阵微微的悸动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的‘远离夏初困扰’计划算是失败了,从意识到这个问题开始,他好像就掉进了流沙坑,越挣扎陷的越快。

    远离了这么多天,对夏初的喜爱和牵挂有增无减,困扰的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他此刻才觉得自己真是大错特错了,傻的可以。那时明明已经动心了,他却还要人为的拉开距离,在这个动心之外再加上思念。这都明明是他从前用来对付姑娘们的伎俩啊!有张有弛忽冷忽热,欲擒而故纵则无往不利。

    如今刀尖向里,自己戳自己一刀,真是有点活该。

    袖子真的就这么断了吗?夏初若是知道了,会不会笑翻了天?想起以前自己对她说的话,蒋熙元就觉得脸疼。

    他负手叹了口气,走在前面的管阳捕快便紧张地问他是不是有什么照应不周之处。他摆了摆手,伸手拿过捕快手里的风灯,问了自己住处的位置,便把他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蒋熙元拎着灯慢慢地走,试图把自己的想法理理清楚,想找出几个理由来解释自己的情绪,看有没有可能是自己误会了自己。可找到一个自己就否决一个,一直到了自己住的地方,也没个结果,却越想越乱。

    夜里躺在床上他又做了几个梦,梦里他抱着夏初,夏初搂着他的脖颈亲上了他的面颊,还没等他激动起来,夏初便笑吟吟的退开了,面孔一闪就变成了刘起黝黑的脸,刘起窝在他怀里,羞涩的问他:“少爷,你喜欢男人为什么不早说呢?”

    蒋熙元从梦里惊醒过来,看看窗户,发现窗纸还是深灰色的,天还没亮。他愣了好一会儿,猛地躺倒,用被子把脸给盖了起来。

    夏初这一晚上睡的不错,也因为休息的太好了,所以昨天马上的颠簸全反应了出来,腰腿胳膊无一不酸疼,倒显不出脚踝的疼了。

    收拾完了个人卫生,夏初推开门就看见常青正坐在自己门口的台阶上,不知道从那弄了根黄瓜,吃的正欢。

    “我的早饭呢?”夏初问他。

    常青回过头来,指了指一间屋子,压低了声音道:“大人在那屋里呢,早饭也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这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跟大人那大眼瞪小眼的,太尴尬。”常青站起身来拍了拍裤子,“头儿你真能睡。我饿的不行了,去后面菜园子里偷了根黄瓜。走吧,赶紧吃饭去,一会儿可能福来客栈的掌柜就带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夏初一听,赶忙跛着伤脚,忍着全身的酸疼往常青指的那间屋子里去。

    蒋熙元在夏初开门的那一刻就听见动静了,自己给自己猛做了一番心理建设,让自己冷静。可能做的有点过火,所以表情严肃的寒冰三尺一般。结果一看见夏初的走路姿势,一脸严肃悉数开裂,笑得完全没了形象。

    “别笑!吃饭!”夏初直挺挺的坐在凳子上,气恼的磕了磕筷子。

    “脚还疼吗?”

    “还有点。”

    “膝盖还疼吗?”

    夏初白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浑身都疼了?”

    “大人你有完没完啊!”

    蒋熙元大笑起来,霎时间觉得心情特别的好。他夹了几筷子的菜放到她面前的碟子里,放缓了声音道:“随意吃点,中午带你去吃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嗯?这有什么特别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“葫芦宴。”蒋熙元冲她挑了挑眉毛,“没听过吧?”

    夏初一边喝着粥吃着菜,一边浅皱了一下眉毛,“葫芦宴?什么玩意?药吗?”

    蒋熙元又笑了起来。旁边的常青端着粥碗,使劲的隐藏着自己的存在感,眼睛滴溜乱转的透过碗沿看着蒋熙元,心说蒋大人的笑点可真低。

    吃罢了早饭,有管阳捕快过来找常青,说刘县令的信笺写好了,问他要不要现在启程去柳家堡。夏初嘱咐了他几句,让他走了。

    辰时不到,福来客栈的掌柜并一个店面伙计来了。估计管阳的捕快也没说找他们干吗,所以俩人都有点畏缩,进门扫了一眼,目光掠过夏初,看见蒋熙元后才赶忙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夏初摸了摸鼻子,也看了蒋熙元一眼,觉得常青所言倒是不假,看来威仪这东西她欠缺的不是一星半点。

    福来客栈的掌柜姓唐,四十多岁的一个胖子。夏初问他认不认识西京百草庄的喻温平,他话还没说倒先急出了一脑门的汗来。

热门推荐

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