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
纠错建议
返回

132. 你想我吗?_女捕头

首页
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女捕头

132. 你想我吗?

热门推荐: 加载中...
宽度
字号
背景
    夏初吃美了,心情舒畅,揉揉肚子撑着桌子站起身来,准备回房间去洗洗睡了。这一天跑马下来浑身酸疼。

    常青要过来扶她,却被蒋熙元眼疾手快地给抢了过去。常青手在半空里支了一会儿,才悻悻的放下去,瞧着蒋熙元和夏初的背影,脑子里忽然冒出‘般配’二字来。想了想觉得不对,便晃着有点喝懵的脑袋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天黑以后的衙门内院挺安静的,没了旁人后,蒋熙元倒开始不自在了起来了,手扶着夏初的胳膊,心里扑腾的厉害。

    刚才他正在跟刘县令吃饭,听说她来了之后放下筷子就过来了,一路上激动的手心直冒汗,满脑子想的都是:她来了!她是不是来找我的?她应该不是来找我的,万一她就是来找我的呢?可万一她不是来找我的呢……

    他设想了很多方案,自己应该怎么说怎么做,但一见面听说她又受伤了,那乱七八糟的想法便都抛在了脑后。

    现在夜深人静,他格外想念的家伙就在眼前,那种让他感到混乱的情绪便又上来了,但设想好的剧本却早就跑偏到不知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他手里抓着夏初的胳膊,有一种想要甩开她潇洒离去,又想拽过来抱进怀里的纠结感,左右为难,两头鄙视,自己与自己争斗的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夏初一瘸一拐地往前走,走了一会儿就觉得自己胳膊疼,低头看了一眼,发现蒋熙元捏着自己胳膊捏的骨节都发白了,不禁咝了一声,“大人,我脚已经伤了,回头胳膊再断了,这工伤的银子我可要敲一大笔的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一惊之下猛地回过神来,烫着了似的松开了手,又往后撤了一大步。

    夏初把大部分的重心都放在了蒋熙元那边,他这冷不丁的一松手,立刻就失去平衡歪了过去。她下意识的用脚一撑,伤处一用力就是钻心的疼,把伤脚往回一收,‘嗵’地一声,结结实实地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蒋熙元的神思还处于半游离状态,根本没看清夏初摔倒的整个过程,直接见她突然跪在了自己面前,不禁吓了一跳,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夏初是直接用膝盖着地,灰砖地硬邦邦的,她觉得膝盖简直是要碎了,疼的眼泪都飙了出来,听蒋熙元这么一问,不禁怒从心头起,抬起头来大声道:“我干什么?!我给你跪了啊!有你这么扶人的吗!说松手就松手,你倒是说一声啊……”

    夏初眼里含着泪,一脸哭相,又气又委屈。吼完之后索性屁股一歪坐在地上,手都不知道该揉哪了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倒霉了!她一定要去找个算命的看看了,再这么下去,以后恐怕就要摇着轮椅去查案了。

    蒋熙元慌了,蹲在她身边乍着手不知道该怎么办,看着她那模样就觉得心疼的不行,小心地问她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夏初恶狠狠地冲他一龇牙,“没事?!没事你自己试试!”

    蒋熙元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脖子,伸手去拉夏初的胳膊,“你先起来,起来我看看,不行的话赶紧去医馆。”

    夏初把他的手拽开,抹了把眼睛,道:“不用,大人你跟我八字相克,别碰我!你再扶我我怕我接下来会摔坏脑子。”她瞟瞟了蒋熙元一眼,“我让你扶我就已经是摔坏脑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什么话!我又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?!你要是故意的还了得了?我跟你得有多大的仇,你这么整治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凶什么凶!你,你先起来。”蒋熙元伸手,又被夏初给打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能起来!”夏初说着就往起爬,蒋熙元要帮她,她嗷了一声就要咬他的手。蒋熙元把手往回一缩,也恼了,“我道歉了,你别得理不饶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得理不饶人?!明知道我站不稳有可能导致二次受伤的结果,还要松手,往严重了说,大人你这叫故意伤害。往小了说,看着我要摔倒了都不说扶一把,就叫袖手旁观。不管从法律还是道德上说都站不住脚!走开!”夏初哼了一声,咬着牙从地上站了起来,瞪了蒋熙元一眼,歪歪扭扭的扶墙就走。

    蒋熙元原本有点恼火,可看着她那副样子又想笑,便冲着她喊道:“你逞什么强!”

    夏初没理他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站住!”蒋熙元又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傻啊我!”夏初低声咕哝了一声,一步没停。她脚也疼膝盖也疼,关键是伤还没集中在一边,哪条腿都用不上力气,走的格外辛苦。

    刚走出去没几步,就听身后蒋熙元大踏步的追了上来,她正要回头让他走远点,忽然就觉得脑袋往横里一歪,有点大头朝下的感觉,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,身子就腾空而起了。

    在最初的瞬间里,夏初还以为蒋熙元动手打人了,她手握成拳准备还击,拳头还没挥出去,就发现不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自己这是被人给抱起来了。

    夏初的脑子空白了一瞬,瞠目结舌地看了蒋熙元一会儿后,脸腾地一下就红了,伸手薅住了他的衣肩,“放放放,放下!”

    蒋熙元迅速地瞟了她一眼,十分嫌弃的样子,倒好像怀里抱了个什么脏东西似的。夏初被他这副表情给憋屈到了,挣扎着要往下跳,蒋熙元手指一勾掐了她一下,“别乱动!”

    夏初二话不说出拳就往他脸上招呼,蒋熙元歪头躲过去,手臂一松,夏初猛地就往下掉,她一声惊呼还没出口,蒋熙元又把她捞了起来,眯起眼睛哼了一声:“你再折腾我就把你扔出去,你信不信?我一个三品大员屈尊降贵的扶你回屋,你说我故意伤人,我好心抱你回去,你还要打我?”

    “我用你抱啊!我用你扶啊!你做这么自降身份的事,回头又把账算在我身上,到好像我还欠了你一个人情似的,放我下来!”夏初急的要命,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女的啊!

    对,蒋熙元是不知道,那男男就更他妈的不对劲了!

    蒋熙元低头看她一眼,忽然乐了,“啧,你脸红什么?”

    “废话!你被个大老爷们抱一个试试。”夏初别过脸去,一个鲤鱼打挺便从蒋熙元的怀里挣脱跳了下去,脚一落地,闷哼了一声,直接就坐地上了。

    蒋熙元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手臂,无奈地叹了口气,蹲下来看着疼的直吸凉气的夏初,戳了她脑门一下,“让你折腾,活该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啊……”夏初鄙视地看了他一眼,“唉,我真是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错哪了?”

    “我就不该听信常青那家伙的谗言,到衙门来蹭吃蹭喝,不来衙门也就碰不见大人你了,碰不见大人你,我也就不至于变成个半残了。老话说的好啊,贪小便宜是没有好下场的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听完却意外的没有回嘴,夏初本来想好了要再接什么话的,可蒋熙元这一沉默倒让她有点慌了,抬头看他,觉得他脸色不太好看,忙陪笑道:“大人你别这么严肃,我就随便那么一说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配合着她干笑了一声,摸了摸鼻子,“我有这么讨你厌烦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夏初赶紧摆手,“没有没有,我开玩笑的。收回,我收回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抬眼看了看她,幽幽地问道:“那我离京这么多天,你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夏初忠犬般地看着他,等着他下面的话。可蒋熙元话到此处却不知道要怎么往下说了。按照以往追姑娘的经验,他应该说:你就没有想我吗?一点也好。

    而姑娘一般会羞红了脸,或者言不由衷地说一句没有,或者羞答答地笑而不语,又或者柔荑攀上他的肩膀,软绵绵地说一句‘想的心都疼了呢’之类的。

    但夏初绝对不会是以上的反应。根据他的了解,她要么哈哈大笑,要么一脸茫然地反问他‘想他干什么’,更有可能是给他一拳,说一句‘想个屁,恶不恶心’……

    思及此,蒋熙元暗暗地啧了一声,心说自己喜欢的这是个什么人啊?是个男人也就算了,还是个外秀内糙的。自己这是什么眼光啊?

    可话说回来,他问夏初一句想不想又能怎样?喜欢归喜欢,但喜欢之后呢?这事儿还能有什么下文吗?难道他要把夏初当小倌那样养起来?别说夏初不肯,就从他的角度说,他也是不肯的。

    “大人?你倒底要说什么?”夏初等不及地问道。

    蒋熙元叹口气,临时改了口道:“我离京这么多天,你就一直忙这个案子呢?”

    夏初一听,手撑着地面艰难地站了起来,拍拍裤子道:“大人啊,你可不知道这案子多麻烦,百草庄那些人个个不是省油的灯,曹雪莲也真是够惨的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看一说起案子来夏初就这么有精神,心里不免有点失落,默默地又扶住了她的手臂,“曹雪莲怀的那孩子是谁的查清楚了?”

    夏初撑着他的手臂慢慢的往前走,一边走一边道:“嗯,大人你说对了,就是喻示寂的。”她低头笑了笑,有点不好意思地道:“大人……,我向你道歉。”

    “又道的什么歉?”蒋熙元嗤笑一声,早习惯了她勇于认错却从来不改的臭毛病。

    “大人你在京城的时候,查什么找什么都显得挺容易的,我没觉得什么。你这一离开,我才发现你真是帮我分担了不少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夏初挠了挠头,“那个吧……,我挺感激的,本来还想着你回去以后要对你恭敬一些的,结果这一见面,我是不是又惹你讨厌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过我?”

    “想!肯定的啊!”夏初伸手发誓,“刚才我有不敬之处,大人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低头笑了笑,“不用道歉,这样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刚才看你不说话,还以为你生气了。”夏初笑了笑,“没生气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怎么会呢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的心忽然就变得软软的,所有纷乱的情绪都化在了里面。虽然他知道夏初所说的‘想’并不是他心头的那种思念,但这样似乎也很好了。

热门推荐

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