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
纠错建议
返回

95. 这些衣服我承包了_女捕头

首页
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女捕头

95. 这些衣服我承包了

热门推荐: 加载中...
宽度
字号
背景
    因为王槐漏问了些问题,夏初便想亲自往永平坊走一趟。许陆拦了两句,夏初没理,蹦蹦跳跳地回了卧室,用了蒋熙元给她的药膏,再重新包扎好,三人一起出了门。

    曹雪莲的尸体已经运走了,所以永平坊的那股臭味也没那么明显了。夏初三人到了那个叫咏绣春的成衣铺,刚站在大门口环视了两眼,里面便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来,身材高挑,眉眼带笑。盘着发,簪着两支白玉花头钗,一身绸裙罗裳,虽不算高档但也不俗气,十分合衬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那个叫崔大花的管事。”王槐低声地说。

    “看着还行啊,怎么叫这么个接地气的名字……”夏初嘀咕了一句。这时崔大花已经走到了近前,看清楚王槐之后,脸上的笑容就有些假了,“官爷,您怎么又过来了?还是问案子?”

    “崔管事,打扰了,还是关于广济堂的事情,有些细节想再与您确认一下。”夏初客气地拱了拱手,“在下府衙捕头,蔽姓夏,夏初。”

    崔大花脸上的笑容索性收了起来,叹口气,“哎,这怪忙的……,行吧,三位进来吧,有什么事麻烦您快点问就好。”

    到了咏绣春的待客厅,崔大花请他们入座,又让人上了茶,自己只侧身坐了半个椅子,腰杆挺的笔直,好像随时弹起来就走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崔管事,听说五天前你看见一个男子进了广济堂的后门,是吗?”

    崔大花点头,“没错,是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“能与我详细描述一下那男子吗?”

    “喔——”崔大花想了想,“个子好像挺高。那天下雨,他打着伞我也看不见脸。咳,其实我就是扫见了一眼而已,您问我详细的,我还真说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衣服呢?”夏初笑了笑,“崔管事是成衣铺的管事,对衣服肯定很敏感吧?”

    崔大花一拍手,而后掩嘴笑了笑,“您要是不问我还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!衣服这事儿还真让您说着了。那人穿的是银鼠灰的长衫,是密州锦的。我离的远看不清纹样,但那种颜色我知道,是去年年初才染出来的,亮度高色质匀,不容易脱色的,是上等的料子。刚出来的时候,西京只有瑞锦那样的高档成衣铺才有的卖,今年价格下来了一些,别的成衣铺也开始有了,我家也有一点,但还是贵。”

    夏初虽然听不太懂,但听得很认真,总归是抓住了重要的一点:这人不穷!

    “崔管事有没有注意到他进门时,是推门进去的,还是开了锁后进去的?”

    “推门进去的。”崔大花说的很爽快,看夏初想问话,便竖起手掌拦住了她,直接了当地说:“我看见他的时候他正走到门口,伸手把门推开了一点缝,往里看了看,然后稍微收了点伞就直接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记得时间吗?你是几点看见的这个男人?”

    崔大花撇歪着头想了想,“差不多巳时吧,最多也就是巳时一刻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这个男人,您还看见过别人吗?或者,有没有听见什么不寻常的动静?”

    崔大花摇了摇头,又呵呵一笑,“谁大雨天跑到外面去呀。动静就更没有了,那天又是打雷又是下雨的,有也听不见。后来,净闻见臭了。”她厌恶地扇了扇鼻子。

    “崔管事见过喻家的夫人吗?”

    “夫人?哪个?之前的那个夫人倒是见过几次,新夫人就没见过了。”

    夏初觉得问得差不多了,便站起身来准备告辞。崔大花也站了起来,上下打量了夏初几眼,那热情的笑容忽然在脸上蔓延开来,“夏捕头,您还没成亲吧?”

    “噢,是是。”夏初以为崔大花这是夸她年轻有为,便客气地笑了笑。哪想到这崔管事接下去却说:“我一看就看出来了,家里没个女人打点,是差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夏初脸一黑,就觉得脑子里嗡地一声。不禁暗暗哭喊道:姑奶奶我要什么女人打点?!我自己就是女人好不好!

    那边崔大花的注意力全在夏初的一身衣服上了,根本没看见她的脸色,“这棉质长衫舒服倒是舒服,但穿在身上软趴趴的太不提气了。也许您是个性格随意的人,可您也得知道人靠衣装的道理是不是?您是官差,走出门去得让人看见您的精气神才好呀。”

    “崔管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咏绣春虽然比不上瑞锦那样的店,可我们的衣服实惠。您瞧我这身,穿出去一点也不比瑞锦的差不是?这人靠衣裳,衣裳也得靠人撑。夏捕头您长的这么俊,没几身好衣裳岂不是白瞎了这张脸,这副身板了。”

    “崔,崔管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我们这有成衣,您过来试试。好呢就拿上两身,您要想订做也没问题,我都给您算便宜些。这衣服一上身啊,您就知道我刚才说的一点都不是虚言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崔,崔管事你慢点,我脚疼……”

    许陆和王槐,瞠目结舌地看着夏初被崔大花给架走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许陆和王槐的肩上一人背了一个包袱,夏初一脸满足的一瘸一拐地走在他们前面。

    爽啊!

    从小到大,她还从来没有这么大手笔的购物过,虽然买的三件都是男装,但那也是自己穿的。除了衣服,崔大花还口若悬河地给她推销了腰带、束袖、荷包和扇套之类的配饰。要不是她现在头发还不够长,不足以支撑起发带簪子之类的东西,估计还会花更多钱。

    回到家,夏初一眼就看见了蒋熙元在她的院门口站着。初夏的日光被树影筛的斑驳,灰砖的墙和发旧的木门像一张老照片,散发着时光旧物的气质。一枝紫藤蔓探出墙来悠然轻晃,三五片绿叶点缀出了生机。

    蒋熙元一身竹青色的长衫落落站于其中,半倚着墙,有点懒懒的样子,既融合又跳脱。侧脸被阳光刻出美好的线条,神情清淡的似乎在想事情,又好像只在沐着日光而已。让人不忍打扰。

    好看!

    夏初真想能有一部相机,把这幅画面拍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人!”王槐粗粗的一嗓子,把夏初所有的情绪都喊没了。

    蒋熙元转过头,叉起双臂,看着夏初一瘸一拐地走过来,又看了看王槐和许陆拎的包袱,不禁扬了扬眉毛,“你的脚好的挺快啊!这就逛街去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去永平坊的咏绣春了解点案子的情况,那管事的太能推销了,顺手就买了几件衣服。”夏初掏钥匙打开院门,扶着院门回过头来,“大人,你不是一跳就能翻墙吗?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飞贼!你要是同意我翻墙进院子,还不如直接给我把钥匙。”蒋熙元一边说,一边挤进了门里,“咏绣春的衣服很一般。”

    夏初默默地白了他一眼,“我又不是大人你,我就穿的起咏绣春。三件素缎长衫加一堆零碎六两银子,要是瑞锦,得够我半套房钱了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似乎很鄙夷她的这小家子气,“想买跟我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,房子的钱我还没还完呐。衣服这东西有几件像样的就行了,我也不是您那个身份,穿的那么好干什么,又不面圣。”

    进了客厅,夏初才问蒋熙元:“大人过来找我是有事?”

    “对。有两件事,第一件是上午唐奎到府衙来了,说百草庄王管家清点了银窖里的银子,与账本对过了,发现少了五百两的现银。”

    夏初稍稍惊了一下,随即皱眉问道,“肯定没错吗?”

    “嗯,说喻温平出发去临风前从银窖里取的银子,当时都是清点过的,账上记得清清楚楚,肯定没错。”

    “五百两……,那银窖里一共有多少两?”

    “一千一百二十两的现银,没全拿走。不过,如果是盗窃的话,拿五百两也不算少了,这些银子的重量大概是一趟可以从银窖里取出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何必还要盗窃现银,银票多好,揣兜里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银票的兑现很麻烦。盗窃后最容易被抓到的地方,一个是当铺,一个就是钱庄。哪有五百两现银直接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还真是入室抢劫?”夏初心里不太认可这种可能性,“不应该吧。我还是觉得之前的分析比较靠谱,现场的一些细节都不像盗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蒋熙元清了清嗓子,端起茶壶来想给自己倒杯茶喝。刚才他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了,渴的要命,结果进来后夏初连杯水都不给。

    壶往起一端,结果劲儿用大了,因为是空的,差点直接扔到身后去。蒋熙元举着茶壶楞了楞,夏初噗地一声先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王槐赶紧把茶壶从蒋熙元手上接过来,去找铜壶续水。夏初叫住他:“壶在厨房,不过没有热水了,你起火烧一点吧。哦……,好像也没有水了,桶在水缸旁边,你帮我挑一点吧,井就在巷子东口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把手放下,不禁摇头:“你这日子怎么过的……”(..)

    ( 女捕头   )

    

热门推荐

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