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
纠错建议
返回

92. 咸鱼的梦想_女捕头

首页
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女捕头

92. 咸鱼的梦想

热门推荐: 加载中...
宽度
字号
背景
    从广济堂出来,夏初回头看了一眼门上的牌匾,招呼了许陆过来,问他道:“你刚才跟唐奎去百草庄,有了解到什么情况吗?”

    “我在路上问了唐奎一些话。”许陆顿了顿,组织了一下语言,继续道:“唐奎说,百草庄和广济堂的生意现在是喻示寂和喻温平一起在打理。这两年外出购药的事已经开始转给喻示寂做了,但因为喻示寂夫人生产的事,这次才是喻温平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“喻温平去购药的这几天里,广济堂只是按部就班的开门做生意,没有什么大宗货物的往来,所以也没有用到库房。唐奎发誓说他从没有打开过后门,更没进去喻温平的房间。”许陆苦笑了一下,“那唐奎吓的不轻,五句话里得有三句是给自己辩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唐奎可疑吗?”

    “不觉得。虽然每天呆在广济堂的这三个人最具备作案时间和作案条件,但如果真是他们做的,不会任由尸体腐烂发臭,早早的便可以处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。”夏初点点头,说:“不过从这点上来说,也可以反推回去。行凶者可能是没有机会处理尸体,也有可能就没想过二次处理尸体。毕竟再次搬动尸体也是有风险的,如果我们不发现尸体,等喻温平回来再发现还不知道要多少天。时间越长,于凶手越有利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回头问许陆道:“喻示寂听说广济堂死了人时,是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“我先见到的是百草庄的王管事,他去请的喻示寂,所以我见到喻示寂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了这件事,我没能看见他的第一反应。我见他时,他表情挺凝重的,有点不知所措。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一路上不是发呆就是叹气,要么就是闭着眼睛。眼圈红红的,看着挺难过的样子。我不知道这边有没有什么新的线索发现,所以也没敢问他话,怕漏出什么来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笑着点点头,“你现在倒是挺细致。”

    “人总要进步的嘛。”许陆谦虚地笑了笑,”头儿说的,要有梦想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梦想?”

    “当捕头。”许陆道。

    蒋熙元转头去看夏初,“那你岂不是危险了?”

    夏初得意地一笑,“这有什么,不想当捕头捕快就不是好捕快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有什么梦想?不是做京兆尹吧?”

    夏初道:“刑部是不是统管全国的命案审核?那样的话,我挺想去刑部的。刑部侍郎?刑部尚书?都行。”

    “还‘都行’?!你这梦想挺大的啊!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梦想嘛。常言道:人没有梦想,跟咸鱼有什么分别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失笑:“这哪来的常言?夏初,你这不叫梦想,叫妄想。侍郎、尚书,那都得是考了功名才能做的官,就凭你那两笔破字,乡试你都过不去。”

    夏初被一语戳中要害,讪讪地撇了撇嘴,“那我的梦想就是当捕头,现在梦想实现了,多好!”

    蒋熙元与许陆都笑了起来,蒋熙元冲她挑了挑大拇指:“我平生所见乐观之人,你是头一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当好话听着了。行了,扯远了啊。”夏初清清嗓子,把话题重又拉回到案子上,问蒋熙元:“大人好像挺怀疑喻示寂的,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既然分析了可能是熟人作案,那喻家人的嫌疑就很大了。另外,我就是觉得那个人……”蒋熙元叩了叩下颌,想不出一个词来形容喻示寂给他的感觉。

    夏初回忆了一下与喻示寂短暂的交谈,然后指着自己的眼睛说:“眼神?”

    “眼神。”蒋熙元点点头,又学着夏初的样子耸了下肩膀,“我不喜欢他。好吧,你是不是又要说破案需要证据和完整的、没有漏洞的推理?”

    “是啊!”夏初忍不住笑出声来,“不过,我也不太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夏初安排了许陆和郑琏去调查喻家的家庭关系,尤其是与曹雪莲相关的、有矛盾的、有牵扯的,要特别注意。

    两人领了任务离开,蒋熙元拽了拽夏初,皱着眉头说:“咱们是不是能先离开这里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夏初楞了一下,“大人饿了?正好,你不是想要吃西京八碗吗?就在这门口了,我请你吃吧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跟看神经病似的看着她,“你就不嫌臭吗!”

    “我都有点闻习惯了……”

    蒋熙元二话不说拽着她就走,步子大的都快飞起来了,夏初碎步小跑地跟着,挣扎着道:“大人!大人!别走太远了,我还想排查一下附近的商户住家,看看有没有线索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,反正我是不过来了!要查你自己查!”

    “大人这样可不好!工作的事怎么还这么挑三拣四的,身为京兆尹,不能这么娇气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回头瞪她,“哦?你也知道我是京兆尹。京兆尹可不光是负责审案查案的,你当我是司法参?”

    “司法参?”夏初眨眨眼,“司法参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亏你还是个府衙的捕头!司录、司户、司法、司兵、司仓、司士,这些都是京兆尹下属,都是我的职责范畴,你还以为我只管断案不成?我平时是不是关照你太多了?”

    “其它的我倒是都见过,不知道还有个司法参啊!”夏初睁大眼睛瞧着他,一脸的无知。“这么说,司法参才应该是我的上司了?那大人你老跟着我办案做什么?”

    蒋熙元被她给气乐了,“合辙还是我的错了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我倒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夏初赶忙解释,“我就是想问,司法参是谁啊?我上任捕头两个多月了,居然连真正的上司都没见过,这岂不是很搞笑?!”

    蒋熙元扭头继续行路,夏初不依不饶地跟着他,“大人,你倒是告诉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的上司是谁,自己打听去。”

    夏初冲着蒋熙元的背影龇了下牙,然后默默地盘算起自己新上司的问题。

    蒋熙元这个上司吧,有时虽然很幼稚,但不得不说他很聪明,对于断案推理也颇有天份,经常能指出她思维上的盲点。这两个多月来,他们的合作还是十分默契的。

    也很愉快。

    如果换了个人,要也是个善于断案查案的还好说,要是摊上个意在钻营的,她以后工作起来可能就比较麻烦了。

    不过,夏初转念又想,这司法参是谁呢?她不知道司法参的存在也就罢了,可司法参不应该不知道捕头的存在啊!就算他不管自己,可见一面打打招呼还是必要的。司法参,又不是高僧隐士,不该这么神龙见首不见尾的。

    既然查案属于司法参的职责范围,他这样不闻不问的难道不是失职吗?蒋熙元每每与自己一起查案,司法参失职他又如何不知道?

    蒋熙元虽谈不上有多敬业,但如此姑息却也不像他的做派。

    夏初闷声地想了一会儿,便追上几步走在蒋熙元的身边,嘿嘿地笑了两声,“大人,这司法参不会是你自己兼任的吧?”

    蒋熙元迅速地看她一眼,又转头去看别处。

    夏初走到他前面去,转身面对着他,往后退着走,边走边笑:“猜对了是不是?大人,不承认就没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不承认。”蒋熙元轻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夏初笑得愈发开心,“大人你卖的什么关子啊,害我瞎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你担心什么?”

    “担心换个上司工作就没这么顺畅了,还是跟大人你工作比较开心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霎时就高兴了起来,连那股臭味都不觉得难闻了。他想忍着不笑,摆摆威严,但终于还是没忍住,唇角扬的越来越高。

    蒋熙元想说自己与夏初一起工作也很愉快,又怕她太得意了。他又想说自己十分的辛苦,又怕夏初以后不想麻烦他,查案再也不叫他了。

    当初冯步云手下的几个官员,因为案子的牵扯被贬官或者干脆免官了,比如司兵和司士,当然,还有那个司法的。这也是苏缜的意思,他要把旧朝的、属于吴宗淮那帮老臣的关键势力拔出出去。

    蒋熙元接任京兆尹后,吏部陆续地帮他补了官员上来,但这个司法参一直没寻到合适的人。他原意是从刑部调人过来,但钱鸣昌借着那冤案补偿和一系列律法改革的事情,哭诉人手不够,事情便耽搁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耽搁,蒋熙元也就没再找吏部催这个事情,与夏初办了方若蓝的案子后,干脆就自己兼任了这个职位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了。”蒋熙元最终模棱两可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明白,明白。”夏初笑得眼睛弯弯的,轻盈的一转身。迎面正过来一辆堆满了麻袋的独轮车,眼瞧着就朝夏初撞过去。

    蒋熙元眼疾手快地拽着她的手往旁边一拉,那独轮车的麻袋几乎是擦着夏初鼻尖过去的,险险的。

    “让你不好好走路。”蒋熙元道。他转头去看夏初的情况,却见她眉头紧锁,嘴唇轻颤,脸色很是不好看。她的手还握在自己的手里,蒋熙元就觉得夏初手上越来越收紧力气,于是忙问道:“吓着了?不至于的吧?”

    “大……大人。”夏初声音里带着哭腔说:“那车,轧到我的脚了……,疼,疼疼啊啊啊啊!”(..)

    ( 女捕头   )

    

热门推荐

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