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
纠错建议
返回

64. 哥哥的妹妹_女捕头

首页
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女捕头

64. 哥哥的妹妹

热门推荐: 加载中...
宽度
字号
背景
    蒋熙元听夏初说完,不禁扶额苦笑,“你哪来的这歪理?景国重文,鼓励读书,春闱全凭笔下乾坤遴选士子才俊。你这话要是让皇上听见,非砍了你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认识皇上,要是皇上知道了,也必然是大人您给穿的小鞋。”夏初呵呵一笑,眯起眼睛来看着蒋熙元,道:“您看,我没说错吧。只有有了文化,小鞋才能穿的到位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照着夏初脑袋敲了一下,“别没事儿消遣上司!”

    “大人我错了。”夏初揉揉脑袋,拉过自己的包袱将笔录和香包放了进去。“明天上午回城,希望许陆那边能有点突破。”

    “别抱什么希望,我觉得凶手不会是那个什么珠儿的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夏初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听你说,珠儿的哥哥觉得珠儿是被刘樱虐待自尽的,他肯定恨透了刘樱。假如说你有个妹妹,她被人欺负的丢了性命,你除了想杀掉那个人之外会有别的想法吗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假如。”

    “假如……”夏初枕住了自己的手臂,垂下眼帘,烛光轻摇映得她神情好似也模糊了起来。沉默了许久,夏初才轻声地说:“不知道。首先我就不会让她受欺负,拼了命也会护住她的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被她的声音戳得心头莫名一酸,昏黄的灯下,看夏初那张清秀的面庞仿佛也笼上了一层淡淡的哀伤似的。他小心地探问道:“你……以前是不是有妹妹?”

    “没有过。”夏初摇头,“大人,你继续说吧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的情绪被夏初带得有点跑偏,一时掰不回来,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夏初替他说道:“大人的意思是,珠儿哥哥恨透了刘樱,有可能杀了她,却不太可能侵犯她,是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是。”

    “蒋大人这是以己度人,但珠儿哥哥却不一定是蒋大人这样的人。对于刘樱那样身份的姑娘,侮辱可能比死亡还让她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嗯——”蒋熙元想了想后,点点头,“是我想当然了。”

    夏初坐起身子来问他:“大人,你是不是很疼爱你的妹妹?”

    蒋熙元想了一下,嗤地笑了,“小时候我总欺负她,大了一些后知道让着她了,她就开始欺负我。兄妹中我与她最亲近,她是大家闺秀,唯有在我面前才像个自在的小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是那个要入主中宫的妹妹吗?”

    蒋熙元沉默地点了点头,声音也低落了几分,“以后便不能像从前那样了。中宫不好坐,我很替她担心。咏薇其实很可爱,我倒宁愿他嫁个吃穿不愁的人家,一辈子无忧无虑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呢。”夏初认真的地听着,抿了抿嘴,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,“大人是个好哥哥,真羡慕你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笑了笑,忽然回过闷儿来不解地问:“你羡慕我妹妹?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羡慕大人你有个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这么说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羡慕你有个妹妹,我就没有。”

    因为我就是个妹妹,一个失去了哥哥的妹妹。

    第二天吃过了早饭,王槐便把夏初要的寺院平面图给拿来了。夏初挑起拇指赞了他一句:“就喜欢这么有效率的。”

    王槐眼睛有点发红,睡得不够,但是精神很好,尤其是听夏初夸了他之后,身子挺的板儿直,“头儿,你要不要对一下,保证没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要对一下。”夏初笑眯眯地说,看王槐脸上显出一丝失望,忙又解释道:“噢,我相信你画的没错,我的意思是我要把几个点记一下。”

    王槐这才释然。

    蒋熙元跟夏初一起看着那张平面图,又瞄了一眼走开的王槐,“不赖,一次就把他们打服帖了,现在办事一点都不拖沓。”

    “光打有什么用。”夏初笑了笑,“大人知道什么叫恩威并施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你怎么个恩法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嘛。”夏初背着手,脸上毫不掩饰自己的小得意,“一是激励,二是培养兴趣。努力工作有好处,那自然就努力工作了,根本不用催促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激励的?”

    “我设了三个等级,半年一次考核。表现突出的就升上去一级,连续三次考核成绩平平无进步的就降一级,不好的我就直接开除掉。”

    “你下手够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对没用的人下手狠。大人,我手下十二个捕快,只要有一个混日子能混下去,早晚带的所有人都去混日子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颌首赞同,“那你手下的捕快升级有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加薪水啊!”

    蒋熙元诧异道:“胡闹啊!捕快的月钱都是既定的,朝廷每个月都是按人头给钱,你哪来的钱给他们加薪?!”

    “眼下还没有加,至少也要半年后了。大人,如果朝廷有加薪的事儿您可告诉我,别直接给捕快,坏了我的计划。”

    “朝廷不加薪。”

    “朝廷真抠门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说你那培养兴趣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夏初指了指自己,“大人看我,你不给我加薪,朝廷也不给我加,但我仍然工作的兢兢业业,认真努力。为什么?”

    蒋熙元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对!就是因为我对查案有兴趣。兴趣是第一生产力,只要是有兴趣做的事,白干都是愿意的。当然,我就是打个比方。”夏初摆了摆手继续道:“比如刘起对九姑娘有兴趣,赔钱都是愿意的;再比如……大人对什么有兴趣?”

    蒋熙元茫然的想了好一会儿,“姑娘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夏初缓缓点头,“真是个奢侈的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你没兴趣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夏初被他噎了一下。想说有,怕他兴起拉着自己去逛青楼;想说没有,怕他会以为自己对男人有兴趣……

    可他要是以为自己对男人有兴趣似乎也没错,说没错,却好像又是错的。

    夏初脑子一阵混乱,不知道应该怎么答话,索性十分官方地说:“我的事业才刚起步,正是奋斗的时候,精力还是应该放在工作和学习上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跟看怪物似的看着夏初负手离开,楞了好一会儿才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夏初拿着王槐画的万佛寺平面图,将刘樱三月三日晚上去过的地方都勾了出来,又与蒋熙元一起绕过藏经楼去了后面的禅院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这有个禅院吧!”夏初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蒋熙元十分淡然地道:“我知道这有个禅院。”

    “没意思。”夏初哼了一声走进月亮门,指着竹林边的那扇小门说:“三月三日晚上,刘樱应该就是从这里离开的万佛寺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左右打量了一下,“这地方偏,她大晚上来这里做什么?”还不等夏初说话,蒋熙元便竖起手掌挡住了她,自问自答地说:“私会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可是私会的目的却也不一定是男女之情,大人不要理解的太狭隘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额上的青筋蹦了蹦,“我理解的很宽泛。与情郎偷偷相约叫私会,私下里做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也叫私会,行吗?”

    “对。主要是‘私会’的这个‘会’,那必然是有另外一个人存在,那另外一个人很可能就是凶手。目前嫌疑最大的……,就是珠儿哥哥和闫正弘。”

    夏初说到这却微微蹙了眉头,“唔……,我觉得不太对,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错了?”

    “珠儿哥哥那里。珠儿哥哥已经往刘府和刘樱面前闹过几次了,刘樱肯定知道他找自己是为什么,又怎么会夜深人静的只身一人跑出来跟他见面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劫持呢?”

    “当晚在禅房里住的人我们都已经问遍了,没有人听见过异常的动静。假设他是将刘樱打昏带出去,先不说这样十分冒险,单说他最后的目的是杀死刘樱的话,那何必不在禅房动手?杀完人自己跑比带着个人跑容易多了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点点头,“所以我说珠儿哥哥那边你别抱太大希望。”

    “分析分析!我要的是分析,大人您那叫猜。”夏初不满地说。

    “殊途同归。”

    夏初不与他再纠缠这问题,走上前将门闩拉开走了出去,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闫正弘的那个香包是个很大的疑点。”夏初转过身看着蒋熙元,理顺了一下思路。

    “假设,刘樱真就不长眼的相中了闫正弘,偷偷送了个香包给他,他借机向刘樱发出私会的邀请。月黑风高孤男寡女,那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色从心中起想要对刘樱做点什么,刘樱不从,然后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的通。但是夏初,你在说闫正弘的时候能不能别加上那么多前缀?这样显得十分不客观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些前缀本身都十分客观。大人,排查了这一圈之后,闫正弘是唯一不能提供不在场证明的男人,三月三日晚上,他有充分的作案时间,而那个香包可以说是个作案动机。”

    “推理上是说的通的,等回城找刘家人过来认一下香包,如果确实是刘樱的,那后面的事也就好问了,不怕他不交待。”

    夏初挠了挠头,“可话又说回来。刘樱在被害之前悄悄地约过方义,如果她是与闫正弘私会,那她约方义又算什么意思呢?”(..)

    ( 女捕头   )

    

热门推荐

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