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
纠错建议
返回

42. 一个文艺的屠夫_女捕头

首页
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女捕头

42. 一个文艺的屠夫

热门推荐: 加载中...
宽度
字号
背景
    夏初见马庆全不肯松口,无奈地一摇头,“算了,咱们还是直接上证据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从随身的包袱里拿出一件中衣来在马庆全面前抖开,问道:“这件衣服是你的吗?”

    马庆全做了个嘴型刚想说不,就见夏初眯了眯眼睛,“想好再说,我这里有你母亲的证言,如果你说不是,那便是你母亲说谎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的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是昨天我们去你家时在你家晾衣绳上发现的,之所以注意到它,是因为衣襟处的这些绣纹,针脚细密,绣的相当不错,想不到你一个杀猪的还有这等雅致心思,看不出来啊!真是多亏了这件衣服,不然我还真联系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马庆全抬头看着夏初,蛮横的表象终于露出一丝慌张,“我家穷,你以为我想做个杀猪的?我穿个带绣纹的中衣犯了那条法?”

    “问题是谁绣的呢?你母亲说她眼睛花很多年不能绣东西了,难道是你嫂子?嫂子给小叔子绣中衣……啧啧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!”马庆全啐了一口。

    夏初往后闪了闪,“看来也不是?那你告诉我是谁绣的呢?”

    “老子买的!你管的着吗?”

    “哪买的?什么时候买的?多少钱买的?是不是在东市……买的呢?”夏初把‘东市’两个字咬得重了一些,见马庆全的神色紧张起来,不禁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他妈记这些干什么!你吃饱了撑的吧?!”

    夏初把那件衣服交给主簿呈上,回身又道:“阮喜被杀当天,也就是李二平死亡当天,你并不在莳花馆,这点有很多人可以作证。有人见过你出现在东市,为什么有人记得呢?那是因为你经常去那里。对吗?”

    马庆全哼了一声没说话。

    夏初对冯步云道:“大人,我想传唤一个当天在东市见过马庆全的证人。”

    “传,传。”冯步云不耐烦地挥挥手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刘起便带了个瘦弱的小娘子上了公堂,正是赵线娘。马庆全看见赵线娘后惊楞了一瞬,随即迅速地扭过了头去。

    赵线娘的脸色苍白,咬着下唇,神色明显有些惊慌,进来后屈膝跪下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赵线娘,请问你可认识堂上跪着的这个男子?你看清楚再说,倘若说谎,对你对他皆是大大的不利。今天你作为证人上堂,便也应该知道我们找到你并非偶然。”

    赵线娘抬头看着夏初,双眼霎时就含上了泪,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,“认……认识。”

    夏初点点头,又问马庆全,“那你肯定也认识这个女子喽?那你是如何认识她的?”

    “东市卖绣品的小娘子,我常去光顾就认识了,怎么的?”

    “你是心虚吗?怎么句句话都带着攻击性的反问。”夏初不以为意地笑了笑,“你常去光顾,我是应该理解为‘你经常去买东西’呢?还是理解为‘你与这位守寡的小娘子有私情’?或者你有别的解释?”

    “我买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东西呢?你尚未娶亲,定然不会是送给妻妾了,难道是送给嫂子?可你又说你与嫂子之间很清白。东西呢?”

    马庆全不说话。

    夏初淡淡一笑,“大人,您看是否能去马家搜查一下,免得再冤枉了人。”她把那个‘再’字咬得重重的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马庆全猛地跪直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行?”夏初看着马庆全,可马庆全说完一个不行之后又不说话了。虽是不说话,但神色较之之前已经有了很大的松动,表情十分的复杂。

    夏初与他对视了一会儿,直到马庆全移开的了目光后才说道:“你母亲身体不好,官差搜查势必会吓到老人家,邻里之间也会议论纷纷。马庆全,你是个孝顺的人,我愿意全你一片孝心。不如,你自己说吧。”

    马庆全低着头,轻轻地吸了一下鼻子。

    夏初看着他,耐心地等着,公堂之上安静且压抑。不一会儿,赵线娘那边有些承受不住,爆出了一声短促的哭泣。(..)

    ( 女捕头   )

    

热门推荐

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