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
纠错建议
返回

17. 往日恩怨_女捕头

首页
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女捕头

17. 往日恩怨

热门推荐: 加载中...
宽度
字号
背景
红缨抹完了香脂,稍稍回头,眼波流转过刘起和夏初,柔媚一笑。

    刘起没什么事,倒是夏初被她看得有点脸红了起来,局促地清了清嗓子,“呃……,那二月初六晚上龚元和怎么没有找你?”

    “谁知道呀。”红缨讪讪地道:“八成是看见乔公子了,俩人又较上劲了吧。自从俩人闹翻了之后,见面总要争上个高低,给姑娘添花台要比谁添的多,喝酒水比谁喝的多,点姑娘也要比谁点的多。九姑娘偷着乐,说客人之间要都是这乌眼鸡似的比下去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夏初往前探了探身子,“乔公子?那是谁?可否详细说说?”

    “乔公子,就是城南那个玉商乔家的小公子呀,阔绰的很。以前与龚公子熟的很,经常一起来莳花馆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俩人闹翻了,是因为什么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。”红缨放下手中的小木梳,转过身来,眼中闪烁着女人谈论八卦时特有的神采,“那阵子,姑娘们闲时可没少聊这事儿。”

    乔公子名叫乔兴立,是西京玉器商乔家嫡出的幺子,上面有两个亲哥三个庶兄,家里的生意有兄长们担着,他今年不过十六岁,文不成武不就生意更是一窍不通,专司吃喝玩乐。

    这乔兴立以前是龚元和的朋友,龚元和手头紧的时候时常问乔兴立借点银子花,每次都还,所以借得也顺手。

    去年深秋,龚元和赌钱输了一大笔银子,他娘知道了之后对他实施了一段时间的经济制裁,龚元和没钱了就问乔兴立借,一次便借了五百两。

    龚元和以为自己娘也就跟以前似的罚他两天也就完了,可这次他娘兴许气狠了,制裁时间有点长,龚元和很快把那五百两花光了之后只好再问乔兴立借。乔兴立见他之前的银子没还却还要借新的,就不愿意了,两人吵崩了。

    可吵崩了也要欠债还钱啊,这乔兴立就开始催债了,一直催到过年前,最后直接堵到龚家门口去了。

    “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弄的,龚元和忽然跑去府衙反告乔兴立讹诈,这一告竟给告下来了。官差拿了乔兴立入监,最后打了二十板子关了半个月,直到年二十九才给放出去。那乔兴立吃了个哑巴亏,恨死龚元和了。”

    红缨吃吃地笑了笑,重新拿起梳子来慢慢地通着自己的发梢,“据说,这反告讹诈的事是龚公子的姑父也就是吴大人给出的主意。吴大人许是被家里的母老虎闹的不行了,才出了这么个损招。龚公子那五百两是不用还了,可往后也没人敢借他钱了,现在都开始偷家里东西当了。”

    夏初缓缓地点着头,提笔在乔兴立这个名字下划了条线,想了一会儿问:“你刚才说,二月初六晚上乔兴立也在莳花馆,是吗?”

    “对呀,那天晚上乔公子就在我房里的。”

    “在你房里!”夏初的声音都提高了八度,见红缨诧异地看着自己,才缓了缓情绪,“那他是什么时候来的,什么时候走的,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来的我不知道。那天最先伺候乔公子的不是我,是柳莺姐姐。后来龚公子来了之后点了柳姐姐陪着,九姑娘这才让我去伺候的。到我房里……,大概是刚过戌时吧。”

    “乔兴立那天先找的柳莺?”夏初的眼睛亮了亮。

    “嗯。乔公子是柳姐姐的常客,柳姐姐喜他出手阔绰待人温柔,轻易的不肯让别人接。”

    “龚元和出事前后乔兴立在你房里吗?还记得当时都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红缨静坐着让丫鬟给她盘发髻,垂目想了想道:“乔公子一直在我房里。至于做什么……”她瞄了夏初一眼,笑道:“还能做什么?乔公子酒量不好,没一会儿就睡了,我也乐得自在,便也睡了。龚公子出事……,我是听见有人叫嚷才醒过来的,醒来还以为自己发了什么噩梦,然后就听见院里有人说杀人了,这才彻底惊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醒的时候乔兴立还在房里吗?”

    “乔公子醒的早些吧,我起身的时候他已经打了帘子往出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当时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?”

    “没看见。乔公子后来没再进屋,等我出去的时候他已经走了。也没给打赏银子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出事吓着了。听说乔公子出手大方,我看也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?”夏初抓了她话中的词,“也就是说,你以前没有与乔兴立接触过?”

    “没有,那天是头一回。”

热门推荐

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