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
纠错建议
返回

177. 我们是清白的_女捕头

首页
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女捕头

177. 我们是清白的

热门推荐: 加载中...
宽度
字号
背景
    势态一下子就炸开了,以府衙门口为中心,像是湖水里投进了一枚重石,混乱一圈圈的开始向外波及。

    有怕事的开始往外钻,有好事的开始往里涌,人挤着人撞得乱七八糟,中间有生了口角也开始吵起来。府衙对面的茶摊子也被人撞翻了,粗瓷碗碎了一地,那摊主火气也大了,揪着撞了摊子的人便开始打。

    王槐乐不可支,从地上捡起一个还算完整的碗,瞧准了夏初那边甩手扔了过去,随即便有人高声骂了起来,打的愈发来劲。

    夏初冲到捕快与百姓中间,一边拦着捕快让他们不要打人,一边喊着让百姓冷静一点,左推右搡的想把两边的人分开。

    可打红了眼的一帮老爷们哪里听得进去,不光没能分开两边,自己身上也挨了不少拳脚。夏初急得嗓子都喊劈了,却也是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终于是有捕快失了理智,抽了个空隙伸手就去拔自己的佩刀。夏初离的近,听见仓啷的一声,大惊失色,不顾一切的挤过去将他的佩刀给按了回去。有人从后面撞了她一下,她站立不稳扑倒在了府衙门前的台阶上,手臂一阵钻心得疼,想爬起来却觉得浑身都没了力气。

    杜山那边把裘财甩到一边,一眼便看见了夏初,瞪着眼撸起袖子便冲了过来。若搁平时,夏初自然是能与他打上一打的,输赢未可知,但刚才她拉架拉的已经脱了力,胳膊一动就疼,已是无力招架。

    她看着杜山,心底竟生出一种绝望之感,无声地问了个为什么。

    杜山已经打红了眼,根本不理会她倒底在说什么,大步近前,扬起拳头使了全力的往夏初脸上打了过去。夏初脑子一片空白,下意识地闭了眼睛,可却没等到拳头的落下。

    再睁开眼时,杜山已经跌出去了老远,正按着自己的胳膊声声惨叫。还不等夏初弄明白倒底发生了什么,就觉得身子一轻,自己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这感觉有点熟悉。

    她转过头,毫不意外地看见了蒋熙元的侧脸,霎那间心里便是一松,觉得这可怕的事情终于是可以过去了。那强压在心底的恐惧也像是终于找到了出口,不顾一切地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瘪了瘪嘴,觉得喉咙哽的酸疼,勉强地叫了一声‘大人’,眼泪便簌簌而落,再说不出更多的话来了。

    府衙外,步伐齐整地跑来一众兵丁,直接将人群从中间分开,然后往两边压过去,瞬间便清开了府衙的大门。

    刘起负手信步而至,往两边看了一眼,皱起眉头来高声道:“亲兵听令!将府衙门前道路肃清,至东西路口把守,仍有擅闯者死伤勿论!”

    兵丁人数不算多,一个个目不斜视站的笔挺,手中虽没有武器,但阵仗一出便显出了不同。刘起话音一落,百十号人干脆利落地齐声应声,喊出了直冲云霄的气势。

    西京百姓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,一句‘死伤勿论’直吓得四散而去,转眼街上就只剩下一片狼藉,人影也寻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刘师爷,您可来了,我都要急死了!”常青身上的衣服被撕开了几条口子,脸上也挂了彩,他揉着胳膊走到刘起面前,别别扭扭地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刘起收起了刚才的一脸端肃,抓着他急急地道:“我出去的时候不只是在叫嚷吗?这怎么还打起来了?!”

    “这说起来就复杂了,事情有点怪。”常青摇摇头,回身找了一下,“大人呢?”

    “比我们先过来的啊!”刘起也跟着四下看了看。“马还在那呢,人呢?”

    蒋熙元抱着夏初一步不停地直接奔了自己的书房。夏初窝在他怀里也没有力气挣扎了,哭得十分压抑,整个人都在轻微地抖着。

    她的帽子早已经不知道掉到了哪里,短发纷乱,额边的头发被泪水浸湿贴在脸上,眼圈殷红,泪水仍是停不住的掉,一脸狼狈。她越过蒋熙元的肩膀看着府衙的大门,泪眼中尽是委屈与茫然。

    她怎么也不明白。就在一个时辰之前,她还在为月筱红的案子忙前跑后,为何转眼间她就成了月筱红案的罪人,杀人犯的帮凶。

    她认真努力的查案,她想让西京府衙成为百姓可以依靠、可以信赖,让他们有了冤情有了不平时,能找到一个真正为他们做主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理想,从做了这个捕头开始她一直在努力。

    她没有敲诈案犯,没有徇私枉法,没有刑讯逼供,没有制造冤狱,清清白白兢兢业业,为什么他们都看不到?这么多人,就没一个她鸣一句不平吗?为什么气势汹汹的来责问,却又不肯好好的听她说?

    为什么自己在他们眼里像是十恶不赦?她倒底做错什么了?

    夏初的眼泪掉在蒋熙元的肩上,烫得他心都疼了。

    “别哭。”他侧头用面颊贴了贴夏初的额发,轻声地道:“你没有做错什么。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进了书房,他将夏初放在软榻上。夏初想抬手擦一擦眼泪,刚一动,手臂便疼的她直咧嘴。

    “别乱动!”蒋熙元疾声拦住,而后小心地托起了她的胳膊。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,蒋熙元便拽着她的袖子用力一扯,袖子嗤啦一声被扯了半截下来。

    夏初到这时这才看见,自己的小臂上有一条三四寸长的口子,割的颇深,地上已经滴滴落落地掉了一片殷红,而那半截袖子早被血浸透了。这一下惊的她也忘了哭了,愣愣地看着那条口子,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伤的。

    “抬着手臂,别动。”蒋熙元回身打开柜子从抽屉里翻伤药,抽屉卡了一下,他便烦躁地将抽屉猛拽出来,任里面的东西撒了一地。

    翻出伤药后他蹲在夏初面前,观察了一下伤口,然后屏了气小心翼翼将药粉抖出来洒在了上面。药粉一沾上去,疼的夏初直抽气。

    “疼吗?”蒋熙元停了下来,蹙眉看着她,眼中满是焦急与心疼,“忍一忍,嗯?”

    夏初咬着下唇点了点头,皱眉转开了目光,她不敢再看自己的伤。

    上好了止血的药粉,蒋熙元又去翻了一条干净的布巾,一边仔细地帮她缠着伤口,一边道:“昨天嘱咐你的话你全不记得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    “我说我留了刘起在府衙,有事你就让他去找我。”他抬眼看了看夏初,又低下头去,“怎么不去找我?自己往前冲什么冲!亏得是常青机灵知会了刘起,不然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出去说清楚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清楚了吗!”蒋熙元恼火的声音都高了起来,“那么多人,你说的清楚吗!逞的什么能!”

    夏初怔了怔,想起刚刚在府衙门口时的情形,嘴一瘪,眼里又浮起泪来。蒋熙元又气她又心疼她,伸手抹了她掉下来的眼泪,柔软了声音,“好了,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他想想都觉得后怕。刘起跑来告诉他府衙被几百人围了,不知道什么缘故都在针对夏初的时候,他头皮都要炸了。一刻都没犹豫,跑去抢了他祖父的手令调了一队将军府的亲兵就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幸亏没犹豫,幸亏……

    他沾水拧了条手巾,夏初想要接过去他却没给,展平了帮她擦了脸上的眼泪和灰土。夏初一动不动的任他擦着,他擦的很轻,凉丝丝的潮气抚过,她的心情也缓缓地平静了下来,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疲惫感。

    蒋熙元拿了自己的一件衣服出来给她穿在外面,轻轻地理了理她的头发,“走吧。先到敦义坊我的宅子那里住着。”

    夏初摇了摇头,“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伤药每天都得换,自己要怎么弄?敦义坊有下人,伺候起来方便一些。”

    夏初低头默然片刻,抬眼看着蒋熙元道:“不了。外面已经传说我与大人不清不楚的了,我再住进敦义坊,岂不是坐实了这些?”

    “不清不楚?”蒋熙元没听见那些话,自然也不知道那些人除了案情外,还在夏初的身家清白上做了文章。

    夏初缓缓的站起身来,“我要回家,药我自己也可以换。”

    “这时候就不要这么倔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倔,我就是想自己静一静。”她低下头去,郁郁地道:“大人,我要请两天假。哦,我早上去问了柳大夫,他也不知道那罐药里是什么毒,大人要是有路子就再问问别人吧。想必之后我再查这案子也很难,只好麻烦您了。”说完推了门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夏初!”蒋熙元追过去。

    夏初立于门边回头,勉强一笑,“我是捕头,虽然年轻但也自问对的起这个职位,不是靠着任何见不得光的事爬上来的;您是好官,用人不拘一格,但绝不会任人唯亲只手遮天。我们清清白白,是不是?”

    蒋熙元心里一紧,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这句话,只是追问道:“那些人倒底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说,但大人早晚会知道。”夏初顿了顿,“我脑子挺乱的,大人让我静一静,没什么事也别来找我,我不想让人看见。”

    言毕,房门轻轻合拢。蒋熙元楞了片刻后推开门追了出去,见夏初已经匆匆忙忙的走出了好远。他想叫她,还没来得及开口刘起就突然从旁边跑了过来,拉着他急道:“少爷!府里都炸锅了!老太爷气的够呛,遣了人出来要拿你回去呢,您赶紧想个办法吧!”

    蒋熙元的目光却仍旧看着夏初离去的方向,追着她已经变得很小的身影。她外罩着自己的衣服,那衣服有点大,衬的她身形瘦削孤小,独自一个人匆匆的走过公堂前白花花的空场,带着满身的伤。

    那身影真的是灼痛了蒋熙元的眼睛,让他觉得自己空有力气却无所适从。身边的刘起还在聒噪的为他着急,他却如入定了一般站在那里,直到夏初的身影再也看不到了,才喃喃地说:“我能有什么办法……”

热门推荐

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