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
纠错建议
返回

174. 不后悔_女捕头

首页
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女捕头

174. 不后悔

热门推荐: 加载中...
宽度
字号
背景
    夏初惊的半晌没说出话来,往旁边看了一眼,压低了声音道:“大人,你跟我开玩笑呢吧?”

    蒋熙元支起胳膊托着腮,笑眯眯地歪头看着夏初,“我像是开玩笑吗?”

    夏初揣摩了一下他的神情,还真是不知道他到底说真说假,便道:“大人你不是说过最讨厌断袖,最鄙夷好男风之人的吗?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蒋熙元明知道有的,他就是这么对夏初说的,却不想承认。那次在万佛山多可笑,他一本正经的告诉夏初让她不要对自己有什么非分之想,现在这报应来的可真爽!

    “我不记得了。”他索性抵赖,“那天醉酒,鬼使神差地就去了知意喽。别说,那地方布置的还挺风雅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你是去参观去了?”

    蒋熙元淡笑不语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好奇?”夏初假模假式地叼着酒杯抿酒,两眼晶亮地瞄着他,满心的八卦就要爆棚了。蒋熙元把酒杯放在脸侧,冰着自己有点发热的面颊,微翘唇角,“那天我在知意楼遇见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心思很通透的一个小倌。他与我说了一句话,他说爱上谁都不是错,唯有后悔最摧心。”蒋熙元的声音虚荡着,就像青春电影里的旁白那样念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说的时侯我还不太明白,后来明白了却不太赞同。这话倒是对的,可说不说都一样。”轻笑了一声继续又说道:“对错用来评判结果,没有结果时谁知道对错,又何来的后悔。”他颇认真地看着夏初,像是坐而论道般地诚心在与她探讨问题,“夏初,你有后悔的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?”夏初一下子便想起了黄公子,想起了昨晚,想起了他与自己忍而不发的情感。她喜欢黄公子吗?喜欢。可从她知道他要成亲之后,其实心里就已经在与他、与自己心底那份糊涂又美好的感情告别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在这缓缓抽离的过程中,黄公子更果断的一刀斩下,让她有点疼。

    蒋熙元此时问她,她便在心里默默地问自己。

    会后悔吗?如此问过了自己她才明白蒋熙元的意思。也许昨天转过身去抱住他,告诉他自己是个女孩,自己也喜欢他,今日光景或许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但是,是会更好还是会更坏,却也不一定。哪条路是对的?只能选择当下觉得正确的那条,而选择了这条的同时便永远失去了去探寻另一条的机会,有什么可犹豫彷徨的,有什么可回首的,已是全无意义。

    果然,这话对是对,真的就像没说一样。夏初抿唇弯出一点涩涩的弧度,徐徐开口道:“我没有后悔的事。”

    她喝了一口锦城春,甜甜的酒香在唇齿间铺开,再缓缓滑进喉咙里,被酒的辛辣灼的酸痛,险些沁出泪来。

    蒋熙元不敢看她含着薄薄泪光的眼睛,怕按捺不住自己冲过去把她揽进怀里,于是稍稍地转开了头,低声道:“我也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夏初悄悄抹了下眼睛,又浮起笑容来,“大人不后悔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所有的事。”他顿了顿,对着平淡的夜色,用平淡的口吻说:“过去的,将来的,我选择的以及我要接受的。”轻笑了一声,又道:“哦,这话不对,我选择的其实就是我要接受的,种因得果。即使摧心,也不后悔。”

    可能所有的感情该是从相识之初就早已被写好了结局,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。日子像书页般轻轻揭过,也许自己无论做什么,也都只是向着那个结局靠得更近一些而已。

    不安中怀着希冀,畏惧却又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“我还以为大人没心事没烦恼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人,又不是神。”蒋熙元瞥她一眼,“你真瞧得起我。”

    “岂敢瞧不起。”夏初满了酒,不等他举杯就伸过去磕了磕他的杯沿,豪气道:“满饮此杯,祝大人心事早消烦恼尽散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,把万语千言都压在了心里。

    两人干了杯,这才抄起筷子来开始吃菜,说了点别的话之后,夏初又把知意楼那一茬给想起来了,按在心里想了又想,憋不住地问道:“大人啊,你说你去了知意楼,遇见了一个人,那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后来我就走了啊!”蒋熙元笑道,“难道我还宿在南风馆,做了恩客不成?”

    “就……没了?”夏初不信。那什么爱的对错,摧不摧心的话,岂会是随意的就跟人说起来的。

    蒋熙元不说话了,又在笑,脸色微微的发红,不知道是醉了还是回想起什么事来。夏初看着他,想着那种深刻而稍嫌肉麻的对话,脑海中浮现了蒋熙元与一清秀小倌的种种影像,古风画卷,唯美而暧昧,然后就顺着这条走筋的思路越想越偏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想什么呢?”蒋熙元觉得她看着自己的眼神古古怪怪,看得他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夏初被他唤回了神,心虚地端起酒杯来喝酒,偷眼瞄他忽然就呛了一下,然后自己闷声地笑了起来,独自消遣着。蒋熙元追问不止,她便推脱道:“大人你讲故事讲一半,剩下的我只好自己补了。”

    蒋熙元微微一怔,既没笑也没恼,垂眸沉默了一下道:“不是我不说,而是你想在还不想听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等你想听的时候就知道为什么了。”蒋熙元凝视她片刻,忽然伸出手来托住她的下巴抹了一下,“酒都喝到下巴上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收回手看了眼自己的手指,放在唇上轻轻一吮,若无其事地又拿起了筷子。

    夏初脑子忽地一懵,一股热血顶上了脑门,觉得脸都烧了起来,看着蒋熙元直愣愣的发呆。蒋熙元抬眼瞧她,“怎么了?脸这么红?”

    夏初忙用双手捂住了脸,低头不敢再看,闷声地说了个没什么,使劲的夹菜吃。但蒋熙元拇指在唇上轻轻一擦的瞬间总是跳出来,搅的她心神不宁。

    她想问问他是个什么意思,又觉得他可能只是喝了酒,随兴做了这么个动作而已,就比如手上沾了水,顺便擦在裤子上一个道理。开口问反倒显得自己心虚,就像自己特别在意似的。

    可是谁随手擦会擦在嘴上?!夏初仍是觉得哪里说不上的不对,联想起之前他说的知意楼之事,似乎略有所悟,但又不能肯定。心中越发的惴惴不安,怕自己想多了,又怕自己想少了,越想越乱。

    蒋熙元闷声坏笑,慢条斯理地夹着面前的豆腐,也不出声,由着夏初自己在那胡思乱想。等吃的差不多了,他才幽幽地道:“吃这么多,不难受?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夏初仍是不敢抬头,掩嘴轻声地打了个嗝,把筷子往旁边一放,“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想回家了?”

    夏初点了点头,站起身来,“多谢大人,那……我先走了。”说完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蒋熙元掏出几颗碎银子来往桌上一扔,“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她呵呵地干笑了两声,“我今儿没喝醉。”

    “我醉了,你送我回去。”蒋熙元走到她身边拉着她往外就走,夏初用力的往后退了一下把自己钉在原地,“大人……,我想问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问吧。”

    夏初咽了咽唾沫,组织了一下措辞道:“你还没说你为什么要去知意楼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呢?”他稍稍侧了头,落下鬓角的几绺头发,微微地勾着唇角,笑得有几分迷离之态,眼神里分明有话。夏初没敢应声,蒋熙元的笑意便愈发的深了,“如果我说我真的断袖了,你怕吗?”

    夏初心里一紧,又赶紧安抚了一下自己,让自己别瞎猜,假笑道:“我有什么可怕的?我就是关心大人一下而已,大人你断袖不断袖的与我何干,断袖了你也还是府衙的大人,我的上司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问什么。”蒋熙元转过头去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外面天已全黑,新月畔星斗茫茫的坠进银河里,夜色终于是好看了起来。蒋熙元仰起头,晚风拂过轻软如荑,喝下去的酒便一直散到了指尖,有轻微的酥麻。他舒心般地叹了口气,抬手将髻上发簪取下,一头长发便缕缕而落。

    夏初正跟着走出来,瞧见这一景,眼一呆嘴一张,踏空了脚下一屁股坐在了台阶上。蒋熙元听见动静回头看她,笑道:“真笨。”

    夏初没理会他的嘲讽,惊道:“大人你干什么呢?!发酒疯了?”

    “抽刀断水水更流,举杯消愁愁更愁,人生在世不称意,明朝散发弄扁舟。”蒋熙元伸手把她拽起来,手臂顺势绕在她的肩上,“扁舟,我醉了,送我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扁舟?”夏初扶稳了他,抬手把他的头发拢到身后,也顾不上多问了,一边走一边抱怨道:“大人,你这酒量也忒差劲了!照这么看来,想跟你结亲的也不多吧,有三五个人就够把你灌醉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一个就够。”蒋熙元交了些重量在夏初身上,低声道:“等她灌我的时候,我一杯就倒。”

    待两人走的远了,酒楼外的摊子上才重新响起了窃窃私语之声,王槐对着俩人消失的方向仰了仰头,“看见了吗?怎么样,觉得是我乱说吗?”

    摊子上静了一瞬,随即爆起一阵哄笑,七八个酒盏碰做一堆后散开,纷纷仰头饮了。

    “明儿瞧咱的了!”王槐把杯子一顿,哼笑道。

热门推荐

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