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
纠错建议
返回

155. 月筱红之死_女捕头

首页
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女捕头

155. 月筱红之死

热门推荐: 加载中...
宽度
字号
背景
    在刘起听到月筱红的死讯时,这个消息也到了宫里。

    小太监跟安良说德方班遣人来报了,进宫开戏的名单也重新写过呈了上来,虽然‘游龙戏凤’这出戏还能唱,但旦角却换了人。

    安良拿着那本新的名单,思来想去的也不敢擅自做了主张,又拿不定主意这点小事儿是不是应该报给苏缜,只好先奔去找闵风,让他给自己支个办法。搁以前不会如此,可皇上最近总是怪怪的,他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好比上次闵风说让德方班唱‘游龙戏凤’,他还说这戏不能在宫里唱,结果转天苏缜就专门跟他说要有‘游龙戏凤’这出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闵风为什么能捏的准苏缜的脉,这让他还有点吃味,毕竟自己才是皇上最亲近的内侍。

    安良见了闵风,既有事要求他,又不想让闵风瞧出自己是摸不准皇上的心情才来找他的,话问出口别别扭扭的。闵风看在眼里明白在心里,也无心戳破,沉默了一下道:“这戏看来不用开了。”

    安良看看手里的单子,疑道:“闵大人的意思是这戏非月筱红不可?皇上什么时候成月老板戏迷了?”

    闵风摇了摇头,“不是月筱红。”

    安良又想了想,一跺脚,“你就不能多说俩字儿把话说明白了吗?我的闵大人!”

    “说不明白。安公公还是去呈报吧。”闵风拱了拱手,握着剑走了。安良站在原地数了数,十三个字儿,不少,但等于没说。

    安良走了,闵风跃身坐到了一棵枫树上,仰头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看着灰沉沉的天,又想起四月初十那天皇上与夏初看戏时的情形,不禁默默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皇上迷的不是月筱红,而是月筱红所代表的那一天。皇上也很可怜,想睹物思人还要绕这么大的一个圈子。

    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做错了,但之所以会犹疑是不是错,盖因为不知道什么才是对的。要是当初不相见多好。可要是当初不相见,真的就好吗?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如闵风所说的那样,安良惴惴不安的把月筱红的事情说了,苏缜听后楞了楞,随即垂下眼眸沉默半晌,低声苦笑了一下,“罢了,不听了。”

    安良见苏缜神情有点沮丧,便壮起胆子道:“皇上,奴才也觉得宫里听戏没什么滋味。皇上若是闷了,奴才陪您出去走走可好?”

    苏缜仿佛是没听见这句话,看着手里的茶盏,缓缓地捏起盖子,又叮地一声放下,“月筱红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安良抬眼快速地瞧了苏缜一眼,不明白他是何意,点头道:“是。来报的人说是暴病身亡,月筱红一直有哮症,大约是夜里发了病。”

    苏缜并不关心月筱红,他甚至连月筱红的扮相都不记得了。他只记得那天是四月初十,他想听月筱红再唱一出‘游龙戏凤’,想有一个背景让他沉迷其中,敞开的回忆一下。

    可月筱红死了,这个西京名伶的突然死亡忽然让苏缜感到一种无由来的恐慌,一种旦夕祸福的无常之感。

    那天他赏了百两银票,那天他和夏初饮了一壶白茶,那天他与夏初讲了月筱红的唱腔,那天夏初还夸奖月筱红扮相柔美更甚女子。那天就是从德方班急急风的鼓点中开始,如今还时常回响在心里。

    然后月筱红突然就死了,那是他第一次看月筱红的戏,竟不料也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苏缜想起了那天他与夏初道别的傍晚,天色在将黑未黑的边缘,夏初对他笑了笑,然后转身跑进了巷子,身影渐渐模糊。

    他在回宫的路上还在想夏初何时会回来,还在猜她会送给自己什么东西,然后,一切戛然而止。原本是他自己要掐断的念想,此刻他却忽然有些害怕了。

    会不会就再也见不到?是不是她转身前的那个笑容就是结局?夏初若有一天离开,会不会终自己漫漫一生,也再不能多看她哪怕一眼?无论生死,自此两茫茫?苏缜这么想着,就觉得心里空的发疼。

    他很想找个人问问,问自己要如何做才是对的。皇帝要学着隐忍和放弃,但苏缜却不想遗憾和后悔。可什么才是不遗憾不后悔的结局,他又该问谁呢?

    他忽然想起了苏绎,那个为了一个男人失去所有甚至性命的皇兄。那时他曾暗暗的笑过苏绎的痴,笑他何苦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坦诚自己隐秘的感情。

    他还曾经想过,若是他便不会那么做,那样的不洒脱。来日得了天下何须去说,来日若失了身家更不必再说。可现在他好像能明白苏绎了,他害怕后悔。

    谁能洒脱?既动了感情,还谈什么洒脱?

    苏缜放下茶碗站了起来,安良近前两步准备伺候,可苏缜却摆了摆手,轻声道:“不必跟着,朕想自己走走。”

    外面依然是阴沉的天,无雨也无阳,辨不清下一刻洒下来的究竟会是什么。

    转过天来,夏初的耳朵被月筱红的死讯塞满了。平时她也没觉得自己身边有这么多的戏迷,如今月筱红一死,仿佛个个都成了戏曲专家似的。

    夏初虽然不懂戏也不熟悉月筱红,但她同样感到惋惜。对她而言,月筱红已经化身为了一个符号,代表着她与苏缜的一次心动回忆,就像泰广楼、福记羊汤还有那一抽屉信笺和礼物一样。

    也许是她可以用来回忆苏缜的东西比较多,也许是她不像苏缜那样可以选择相见或者不相见,所以对于月筱红的死,她并没有苏缜那样的感伤。

    自从在泰广楼门前看见过安良之后,夏初独自一人分析了很久。她认为苏缜并不是没有时间,因为即便没有时间出来,他也可以像从前那样来封信,安良有时间去趟泰广楼就有时间给她送信。

    所以苏缜是根本没有打算来见自己。为什么?她不知道。她猜不出苏缜消失的理由,因为她连他是谁其实都不知道,但她却得接受他消失这件事情。她也只能接受。

    也许对于苏缜来说,她没有自己想像的那么重要。她把苏缜当朋友,她默默的喜欢着他,可那毕竟是自己的事,她没道理也不可能要求苏缜给予她同样的心,更立场去埋怨什么。

    自己开心、自己难过、自己辗转反侧,这就叫糟心的暗恋。

    府衙今天没有什么案子,也许是连贼人宵小都在哀悼月筱红的死,没了作案的心情。蒋熙元奉母命回家出席‘非诚勿扰’了,刘起因为月筱红的死而心情郁闷,气压低的夏初跟他说两句话就直犯困。

    这一天,无聊透了。

    下午未时三刻,眼瞧着就要下班时常青来了,进得门来一脸神经质的诡秘,凑到她身边压低了声音道:“头儿,有人报案。”

    夏初看他的模样好笑,也学着他的样子压低了嗓子道:“真的啊?是什么人来报案啊?”

    常青把手拢在嘴边,声音更低了一点,“他说他是德方班的小厮。”

    夏初用气声问道:“德方班的小厮?干什么?莫非月筱红死的蹊跷?”

    正这时,刘起突然咣的一声推门而入,把屋里的俩人吓了一跳,下意识地噤了声。刘起见夏初和常青窃窃私语,凑得极近,便皱了眉头,上前去一把将常青拽开,问他:“你凑那么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……”常青莫名其妙地看着刘起,“我就是跟头儿说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说事儿也不能凑那么近!”刘起一挑眉毛,“留神大人见了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常青眼珠子骨碌一转,随即了然地点点头,笑道:“是是是,多谢刘师爷提点。哦,我这正跟头儿说有人报案的事儿,您知道来报案的是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啊,我过来就是为这个事。”刘起扭头对夏初说道:“我刚才看见府衙门口站的那个人了,上次查喻温平案子的时候我在泰广楼见过,是月筱红的跟班小厮。夏兄弟,你赶紧去问问,是不是有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夏初点点头站起身来,走过刘起身边的时候问他:“刘大哥,刚才你说的话什么意思?大人为什么会不高兴?”

    刘起听她这么一问,心里有点含糊起来。难道说他家少爷断袖之事夏初还不知道?又或者那袖子不是对夏初断的?少爷改戏了?以少爷那没长性的性子倒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夏初看刘起打愣,便挥手在他眼前晃了晃,“刘大哥?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刘起回过神来漱了漱嗓子,正色道:“私相耳语总归不好,大人若见了怕又要以为你在说他坏话,何必。”

    夏初一听也有道理,便不再多问,带上常青去见那个来报案的人了,刘起也快步跟了上去。报案的少年约摸十四五岁的年纪,穿着普通的布衣裤,一脸憔悴,但瞧着却是个十分机灵的模样。常青把他带到班房,他见了夏初便伏地跪倒,道:“官爷,我们月老板死的蹊跷,小的恳请官爷去查查,若真为贼人所害,还请官爷给月老板做主,莫让他枉死不得瞑目。”话尾已然带了哭腔。

    夏初让常青拉他起来,又给他倒了杯茶水,温声道:“你是月筱红的跟班小厮?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小的名叫金二顺。”他抬起头来,眼睛泛着红丝,声音哽咽却言语清晰地道:“小的做月老板的跟班有三年了。官爷,小的人微言轻,说的话您能信吗?”

    夏初对他点点头,鼓励道:“不存在人微言轻,府衙只认事实。你先说说看。我听说月老板事突发急症没的,你觉得哪里蹊跷?”

热门推荐

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