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
纠错建议
返回

141. 独角戏_女捕头

首页
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女捕头

141. 独角戏

热门推荐: 加载中...
宽度
字号
背景
    夏初到了蒋熙元的书房敲了半天的门也没动静,路过的府衙杂役见了,说蒋熙元半个多时辰前就出门了。夏初一听也只得作罢,心里倒是有点不太踏实,一路往班房走一路进行了深刻的自我批评。

    细想蒋熙元对自己是相当不错,领导做到这个份上跟妇联主任也是有的一拼了,从生活到心情关心的很全面。夏初反观自己,的确是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她仰头看了看天,浅蹙眉头。客观上她应该做出调整,对蒋熙元要尊重礼让,那是个恩人来的。但主观上却好像有个声音告诉自己:就这样挺好。

    这样的相处模式,好像很……安全。

    安全?这个词合适吗?夏初挑挑拣拣也找不出一个别的词来形容微妙的感觉,如同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。或者说,这更像是她的一个直觉。

    她分析不出来,也无法像那时推断柳槐实那样去推断自己,因为她连个立足点都找不到。所谓医不自医,自己想弄明白自己,实在太难。

    走到到了班房的门口,夏初敛吧敛吧发散的思绪,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王槐和裘财都跷着腿坐在凳子上,喻温平靠墙而立,半低着头,一副随时要晕过去的样子。夏初看见王槐后发自内心的有点不自在,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怎么说才算是对的,她轻咳了一声,目光在裘财和王槐身上巡梭了一个来回后,对裘财道:“去搬个凳子让他坐下。”

    王槐挺了挺脊背,呼了口气,坐姿都松快了几分,道:“头儿,没必要吧?他来的路上还好着呢,这会儿装的半死不活的。”

    夏初笑了一下,想反问他,是不是让别人站着自己坐着,特别威风?她动了动嘴,又想起许陆说的话来,终于还是把这句讽刺给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裘财还是听夏初的搬来了凳子,让喻温平坐下了。夏初带着一点同情,问话问的相对比较温和。喻温平的情绪恹恹的,问什么都是:“不记得了。”或者“夏捕头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喻东家是个倔强的人呵。”夏初笑了笑,喻温平虽然呈现出一种消极抵抗的态度,但她倒也不急不恼,“没关系,记忆时常会有差错,但有些东西不会。”

    夏初让裘财把喻温平带去牢间羁押,让牢头给他床被子,添些热水。王槐看着喻温平被带走,讽刺道:“这老东西嘴倒是硬。”

    夏初嗯了一声,耸耸肩,“你去牢里看看,喻家两个少爷还有祥伯是不是还关着呢,是的话……”她想了想,“先放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头儿你干什么去?”王槐跟着夏初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夏初回头对他笑道:“我回家啊。从管阳回来直接就过来了,回去收拾收拾。有什么急事的话……”她本想说先找许陆商量,觉得不妥,便摆了摆手:“应该也不至于有什么急事,不行就去家里找我吧。”

    天气越来越热,夏初走回家时已是一身的汗,进门便赶紧担水烧水洗澡。洗过澡又洗裹胸布和中衣,晾晒的时候她琢磨了一下,便把裹胸布拿了下来在里屋找了个地方挂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怕苏缜再像上次那样突然造访,总不能次次的拦着不让进门。

    拾掇完了之后,夏初抒了口气,这才从包袱里把紫玉坠子取了出来,放在手里看了又看。

    “黄公子,这是我从管阳看见的一个坠子,虽然不值什么钱,但是我的一点心意。”夏初唇角弯出一个笑容来,把葡萄往前递了递。

    房间里空荡荡的,并没有人接过去。夏初默默地看着前方,仿佛是看见了苏缜浅浅的笑容,听见他语气清淡却又郑重说了一声谢谢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,祝你新婚快乐,多子多福……”夏初说着,笑容却微微一僵,缓缓地把手缩了回来,笑容也跟着一并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黄公子,这是我送你的新婚礼物。其实……,其实我是个女的。”夏初对着葡萄低声地说,说完又摇了摇头,“算了,其实我是个男的。黄公子,你要结婚了,结婚了可别忘了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她又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黄公子,其实我是个同性恋。”夏初说,说完拍了自己脑门一下,“shit,什么玩意儿啊……”

    她用手指捋着嫩绿的流苏,沉默了半晌后喃喃自语道:“我还是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,也不知道该怎么办……,可能幸好是你要结婚了吧,不然我更不知道要怎么办了。”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拉开柜子里的小抽屉。抽屉里还静静的躺着苏缜送给他的东西,两封信,两张纸笺,两张包装纸,还有一罐药膏。

    夏初把这些东西一样一样的拿出来,展开仔细地看了,又一样样的收好,连同那个坠子一起放了进去。

    是谁说的那种屁话?什么我喜欢你与你无关?我喜欢你,就好希望你也能喜欢我,希望牵着你的手,希望月上柳梢头,希望每一天都是春暖花开,静静的,看着你也如此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可是那种屁话似乎也是真的,我喜欢你,看来真的跟你无关了。

    夏初趴在床上满腹惆怅,不一会儿,睡着了。

    梦中,院子里的葡萄架上结满了熟透的葡萄,一粒粒的闪着幽紫光芒,她站在架子下仰头看着呵呵地笑,“有钱了!这下好了!”

    她伸手去摘,却有另一双手先她一步把所有的葡萄都摘走了,放进了一个锦盒里。夏初急的要命,大喊那些葡萄都是她的。蒋熙元的脸忽然出现在她面前,目光灼热地看着她,就像在捕快房时那样。

    “还给我。”夏初说。

    “就不。”蒋熙元说。

    她飞起一脚把蒋熙元踹在墙上,焦急地看了一眼大门,“快给我,黄公子来敲门了!我要送给他!”

    蒋熙元无动于衷,那敲门声却越来越大。夏初急的快要哭出来了,伸手去抢,手拍一下子在墙上,把她从梦里给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夏初睁开眼看了看灰暗的房间,梦中那焦心的情绪还没退下去,有点恍惚。尚不等她完全清醒过来,敲门声便再度传来。

    不是梦?

    她楞了一下,腾地翻身而起,一边冲着门外大喊等一下,一边手忙脚乱的缠上裹胸布,然后才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夏初还以为梦境成真,真的是苏缜来了,可门一打开却见门外站的是郑琏,不禁有些失望。郑琏见夏初开了门,便拽着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,急火火地道:“头儿!出事儿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喻温平快要不行了!”郑琏一跺脚,重重地唉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行了?”夏初愣了楞,瞬间又反应了过来,拔高了声音道:“不行了?!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先走,先走,我路上跟你说。”郑琏拉着夏初就要走,夏初一抬手,蹙眉想了一下,“你现在赶紧去柳大夫家把他带去府衙,把情况跟柳大夫说仔细。他清楚喻温平的身体状况。”

    郑琏犹豫了一下,“大夫?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去府衙就行。你赶紧的。”

    郑琏咽了咽,没再多说什么,转身走了。夏初回屋拿了锁头把院门锁好,一瘸一拐连跑带颠的往府衙去了。

    到府衙的时候酉时已过,但不少捕快并没有走,捕快房里还点着灯。夏初进去看见了一屋子的人,神情各异的回头看她。

    “人呢?”夏初着急忙慌地问道。

    裘财用下巴指了指一个角落,有人闪开视线,夏初便看见了坐在角落椅子上的王槐。她啧了一声,“我问喻温平呢!”

    “还在牢里。”许陆走了出来,沉声对夏初道:“看上去不太好,我们也不敢动他,你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头儿!”裘财大声地喊了一句,许陆回头对他皱了皱眉,裘财哼了一声没再说话。夏初也没顾上看这许多,跟着许陆往牢房去了。

    进了监牢夏初让牢头开门,见喻温平躺在干草铺上,身上盖着床破被子,脸色看着比被子还破败,浑身紧绷绷的抽搐,气若游丝。草铺旁边一滩污物,应该是吐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夏初蹲下去看了看,回头问许陆。

    “病着,不扛打。”许陆道。

    夏初一听就火了,站起身来推了许陆一把,吼道:“谁让你们用刑的!我说了多少次了!”

    许陆没说话,牢头在一旁插话道:“夏捕头,不是许老弟打的。”

    “谁?!”

    “下午王槐过来,说您交待他把喻家那三个人先放了,我就去提人。”牢头道:“后来他又让我开开这个牢间,说要问喻温平话,我寻思着应该也是您交待的,就给他开门了。等我回来,就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夏初转头往外看了一眼,见王槐不在这,也不知道该骂谁,只得暂时按下怒气,对牢头道:“你赶紧去看看郑琏回来没有,来了赶紧把柳大夫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夏捕头,这本就是个杀人的嫌犯,咱给他操的什么心呢?”牢头指了指喻温平,“反正也是该死。”

    “放……”夏初把那个屁字生生地咽了回去,“让你去就赶紧去!”

    牢头这才悻悻点点头,返身出去了。

热门推荐

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