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
纠错建议
返回

119. 脸太干净_女捕头

首页
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女捕头

119. 脸太干净

热门推荐: 加载中...
宽度
字号
背景
    夏初停顿了一下,在喻示寂忐忑的目光中,缓缓地问道:“说吧,曹氏问你借钥匙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她说要去广济堂帮我父亲拿点东西,我父亲把钥匙带走了,所以问我借。”

    夏初一听,皱了皱眉头,“拿东西?拿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喻示寂有点含糊地道:“我当时着急出门,就没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钥匙是什么时候给她的?”

    “父亲出发的那天,哦,是下午。”

    夏初与许陆对视了一眼。看来曹雪莲要去广济堂是之前就计划好的,并不是忽然有什么状况让她过去的。不过就不知道她去广济堂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你急着出门是做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喻示寂楞了一下,踌躇了片刻后才道:“去了一个朋友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朋友,说名字,我们要核查。”

    喻示寂的目光闪了闪,“我……,我去了鹤松堂药铺。”

    “鹤松堂?”夏初看他一副支吾着不知如何言说的样子,心中隐隐猜到可能会是什么事,于是冷声道:“干什么去了?横竖我们要去查,你也就不妨自己说了吧,还省得给别人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喻示寂如坐针毡般地在椅子上蹭了蹭,思想斗争了一会儿,叹了口气道:“罢了,那……,我去鹤松堂找薛娘子了。他相公也出门购药了,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情人?”夏初笑了笑,“你还挺忙的,家里媳妇给你生孩子,你这边勾搭着继母,那边还有个情人?”

    喻示寂苦笑了一下,“男人嘛。夏捕头应该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我明白个屁!夏初暗骂,你也好意思叫男人!

    “以前曹雪莲问你借过钥匙吗?”

    喻示寂回忆了一下道:“好久前也借过一次,但因为什么不记得了,印象里也是父亲不在家的时侯。所以我也就没多想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挺放心的,把广济堂的钥匙给她,就不怕她把银窖搬空了?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那样的人。”喻示寂想也没想的说,说完又赶忙找补了一下,“我是说,她也是喻家的人,偷自己家的钱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夏初又想起那天夜探百草庄的时候,喻示寂跟她媳妇说的话来了。这人,本事尚不知如何,倒还挺大男子主义,嫁进他家他就觉得应该俯首帖耳了。

    “她拿着你的钥匙,那么多天不见踪影,你就没想过有问题?”

    喻示寂摇了摇头,“她说她会回娘家住几天,所以这钥匙的事儿我也没多想,反正父亲不在,铺里也没有什么事,有事也有祥伯照应。那天府衙让我去认尸,问起了钥匙我才想起来,怕你们怀疑我,回家就赶紧去配了一套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又疾声道:“我说的都是实话,我连薛娘子的事情都认了。钥匙确实是我给她的,但是人真的不是我杀的!夏捕头,您可千万查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在问他话之前,其实夏初已经基本排除了他的嫌疑了,但他现在这样说,夏初却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“你有银鼠灰色的衣服吗?密州锦的。”

    喻示寂茫然了一下,感觉夏初的话题跳的有点快,“灰的?有。”他不知道夏初问这话的目的,又补充道:“灰的好穿耐脏,哪个男人没几件灰的。”

    “银鼠灰!密州锦!没问你灰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,这有什么区别吗?”喻示寂的表情就跟夏初的话有多么可笑似的。夏初默默扶额。算了,别说他了,要不是那次崔大花给她看过,她也分不清楚。估计男人里懂这些的,也就是蒋大人那种爱打扮的才能说出一二了。

    夏初抛开了衣服的事,又问道:“曹雪莲怀孕的事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喻示寂的脑子又被她的跳跃程度闪了一下。

    夏初眉头一皱,“知道不知道?啊什么啊!”

    “知……”喻示寂说了一个字,又改口道:“她倒是跟我说过,不过她也不是太确定,所以我也没当一回事。女人嘛,就爱用点小手段,哄几句就是了。再者,就算真怀孕,谁知道孩子到底是谁的?真是我的也无妨,怎么都是喻家的血脉。”

    夏初听得心里直犯恶心,闭了闭眼睛,暗暗地叹口气。心说这曹雪莲不是缺心眼就是动了真情了。可对喻示寂这种男人动真情,那不是缺心眼又是什么?

    “行吧。”夏初站起身来,“许陆,你看看你还有什么要问的,要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夏捕头。”喻示寂站起身来,陪着笑急急地道:“您看,这人真的不是我杀的,不信你去查,我说的都是实话。就是想请您高抬贵手,我跟曹氏的事,还有与薛娘子的事,夏捕头您能不能别……”

    “关我屁事!”夏初冷声道,“你自己做的事还想让府衙给你兜着?你当我们这是什么地儿?许陆,问完了就将他收监,口供查明白了再放人。”

    “夏捕头!夏捕头……”喻示寂慌神地喊她。

    夏初没理,掸了下衣袖施施然地走了。其实她倒不是不相信喻示寂所说的,可她就是想关上他几天,不然她心里憋的慌。

    看来喻示寂对付女人很是有两把刷子的,年轻女子深宅寂寞,那真是一勾搭一个准。不过,这女人犯起傻来也真可怕,给点温存就当成是爱,哄上两句就以为是体贴,也不管这人渣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夏初都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同情她,私心里说句不好听的,她真是有些自找。

    可转念又想,现在这社会不比现代,女子嫁人有几个是自己能说了算的,但凡曹雪莲有选择的余地,又怎么肯给一个比她大二十岁的做填房呢?一枝鲜嫩红杏憋在老院子里,不甘心,要出墙,这好像也不是不能理解。

    夏初无奈地叹了叹女人的命运,负着手在院里溜达,把刚才喻示寂的话又回想了一遍。

    曹雪莲死前的行为现在基本都已经连上了。喻温平离开后她就去找喻示寂借了钥匙,然后第二天一早进城后在延福坊下了车去了庆仁堂,从庆仁堂出来后去了广济堂的后院,然后……,就死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但这中间的关键问题还是没解开,她为什么要去广济堂?

    莫非真是偷钱去了?那钱呢?喻示戎去隆昌票号兑换的那二百两银子是不是广济堂的?如果是的话,其余的三百两去哪了?

    夏初感觉像捏到了一团乱麻里的那个疙瘩,但是一时半刻的还瞧不真切。

    正想着,听见许陆在院子的另一边叫她,她走过去一拍他肩膀,“走,开饭了!”

    “嘿!我这过来正准备说开饭的事儿呢。”许陆一挑大拇指。

    夏初一边吃一边把常青调查回来的情况跟许陆通了个气,王槐端着饭远远地看见,犹豫着要不要过去一起吃,刚迈开步子,就看郑琏和刘起进来了,一进门刘起就冲夏初笑,高声道:“我就说,开饭的点儿一准能在饭堂找着你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两人热热闹闹地走过去了。王槐停下了脚步,低头看了看手里的饭菜,就近找了一个饭桌自己吃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去了这么久?”夏初问郑琏。

    “咳,人家月筱红今天早场有台戏,我们到的时候夺头的点儿已经都响了,总不能把人家从台上拽下来不是?”郑琏笑道,又瞥了瞥刘起,“嗬,这回我们刘师爷可过瘾了。”

    “泣颜回,携手向花间,暂把幽怀同散……”刘起尖着嗓子唱了一句,引得大家伙拍桌狂笑。许陆道:“青衣都让你给唱成小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唷,许陆你可别抬举他了,这哪是小生啊!可别糟践小生了。”郑琏道。

    “太监嗓。”夏初补了个刀,又掀起一阵笑来,皆啧啧称是。刘起知道是玩笑,也不恼,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磕,“太监?嘁,瞧咱这胡子。”

    夏初笑道:“说你唱戏太监嗓,又没说你是太监,跟胡子有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刘起嘿嘿一乐,目光在夏初脸上一寻梭,“别说,夏兄弟你这脸蛋倒是干净。”

    夏初脑子里嗡了一声,心说这简直是自己给自己刨坑啊!抬眼见桌上的人都往她这看过来,赶忙一挥手,“看什么看!嫉妒啊!我是不会唱戏,要是会唱肯定也是个角儿,这叫祖师爷赏饭吃!那月筱红脸蛋干净不干净?刘大哥你瞧仔细了没?”

    刘起歪头一想,“干净啊!人家唱旦角的嘛。”一提起月筱红刘起又两眼放光,亢奋地说:“哎唷,那扮相别提多好看了,身段软着呢。尤其那唱腔,怎么说来着?低回婉转……”

    夏初一看刚才那话题差不多揭过去了,警报解除,便拦了刘起一句,“行了行了,刘大哥先吃饭吧。”又问郑琏:“说说,问出什么来没有?”

    “我们带着那崔大花去了泰广楼,她远远地看了一下就说那天那个人不是月筱红。月筱红身量比较小,很好区分。”郑琏往嘴里填了口菜,继续道:“头儿,一件衣裳这很容易相似的吧,有钱就能买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只不过那天刚巧看见了,都撞眼睛里了还不问问,万一是上天给我的启示呢?”夏初边吃边道,“看来我运气没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许陆接口道:“还是你之前说的对,就算真是那个人杀的,衣服上肯定都是血,早就扔了。我看衣服这线索就拉到吧。”

    夏初点了点头,嚼了几口菜忽然停了下来,问许陆,“不对啊!”

    “哪不对了?”

    “他把衣服扔了,那他当时穿着什么走的啊?”(..)

    ( 女捕头   )

    

热门推荐

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