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
纠错建议
返回

111. 问君能有几多愁_女捕头

首页
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女捕头

111. 问君能有几多愁

热门推荐: 加载中...
宽度
字号
背景
    苏缜面色微沉,被夏初问起来也不知道如何作答,只是牵动唇角勉强地笑了一下,“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安良看着苏缜的神情,百爪挠心,急急地道:“我不知道夏公子故国是何处,但既在景国便是景帝的臣民,莫要乱说话。我们的皇上可是一等一的好人,可别拿那你们的昏君来比,留神掉了脑袋。”

    “安良。”苏缜抬手对他一摆,“你话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安良应了个是,犹有不甘的退到了一边。既担心苏缜不高兴,又有点担心夏初惹了苏缜不高兴,招祸上身,死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夏初有点不解地回头看了看安良,低声问苏缜:“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?小良看上去不太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苏缜回头问安良,声音沉沉的,“你不高兴?”

    安良瘪了瘪嘴,“小的是月筱红的戏迷,听夏公子这么说,替月老板叫委屈罢了。”

    夏初失笑道:“你明明是替那皇上叫委屈,我才是替月老板叫委屈。哎,不过一出戏罢了,哪来的那么多民间传奇。我们大人说过,咱的皇上十分勤勉国事,哪来的时间四处奇遇去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安良仰头去看天花板,自觉已经无力再说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说话间,台上的急急风一停,紧接着转作夺头的锣鼓点儿,戏要开场了。夏初不再多说,将注意力放在了戏台之上。可苏缜的情绪并没有被带起来,他转头看了她一眼。心里的情绪略微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他承认夏初说的有道理,戏文不过就是戏文,那所谓皇上出宫与民间女子相爱的故事,也就是文人风花雪月的幻想。

    他是皇上,出宫来无非就是散散心,享受一下自由的感觉,莫说他警醒着自己不能发生这种事,就算真发生了,想要把一个民间的女子带进宫,那些臣子还不定要怎么闹翻天了。

    他若不爱,又何必招惹;他若心爱,却又不能护她周全,倒还不如不爱。

    就像自己的母后,说起来当年也是长宠不衰,家世厚位份高,可那又如何呢?还不是常常寂冷的独坐宫中,还要时时提防着后宫的勾心斗角。有夫君却不能亲近,有儿女却不得团圆。

    苏缜浅浅地叹了口气。夏初没说错,这游龙戏凤一出传奇佳话,若深究其结果,当真算得上一出悲剧吧。

    戏台上,月筱红已经上场了,贴了片子扮了女装,当真看不出男儿相来,身段柔美的让夏初自叹弗如。台下亦是叫好声不断。

    只不过,夏初看了一会儿后就没了兴致。原因很简单,她听不太懂。

    不懂得唱腔念白的韵味倒也还好说,可词儿都听不明白就没法破了。她忘了,以前从电视里看戏,那都是带字幕的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夏初便走神了,开始在脑子里回顾起广济堂案子的案情来。

    一大段老生与花旦的西皮流水后,满场叫好声差点把顶棚掀了,却唯独苏缜与夏初所在的位置,俩人皆是安安静静地各自出神。

    苏缜被叫好声打断了思绪,转头一看夏初,见她锁着眉,指甲轻轻地刮着自己的嘴唇不知道在想什么,便问道:“不喜欢听?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。”夏初对他笑了笑,“说出来黄公子别笑话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”

    夏初往他身边靠了靠,虚掩着嘴低声道:“我听不太懂。”

    苏缜不禁莞尔,“早知道便不来听戏了。”

    “见识一下也挺好的,回去与我们刘师爷吹嘘一下,好歹我是见过月筱红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各自饮了口茶,终于是将目光放在了戏台上。苏缜有一搭无一搭地与夏初说着戏词,讲了讲这看戏究竟要看什么,告诉她为何唱旦角的人那么多,偏就这月筱红这么红,他的唱腔好在哪里。

    夏初听得饶有兴致,再配合着现场的演出,终于是摸到了一点门道。

    可惜刚听出一点滋味来,散戏的曲子就响起来了,两个主角缓缓上场谢幕,登时便有大把的银钱往台上扔过去,这幕谢的很是缓慢冗长。有戏班子的人用长竹竿挑着个篓子沿边走着,二楼的公子们便把银票银锭的放进篓子里。

    篓子绕到苏缜跟前,安良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来放了进去,夏初也去摸钱袋,却被苏缜按住了,“戏我来请。”

    夏初往那篓子里张望了一眼,悄悄地吐了一下舌头,对苏缜道:“那就多谢黄公子了,我的这点钱放进去好像有点丢脸。”

    安良在一边道:“这也还不算什么,真是那些捧戏子的老爷公子哥儿们手笔才大呢,比去青楼消费还高。”

    苏缜回头看他一脸正儿八经的表情,忍不住揶揄道:“你还去过青楼?”

    安良委屈地对苏缜瘪了瘪嘴,“小的自然是没去过。”

    夏初并不明白这主仆二人的话里有什么玄机,说道:“青楼多贵啊!哪里是一般人消费的起的。是不是?小良,还是攒钱娶个媳妇是正事儿。”她摆了摆手,“别往那地方去砸银子。”

    安良听完都快哭了。他做个太监容易嘛!

    苏缜闷声笑了笑,起身拍了拍安良的肩膀以示安慰,“好了,散戏了,找地方吃饭去吧。”

    苏缜本想带夏初去吃侍德楼的,上次他们去过,结果是夏初被一壶茶的价格给吓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与夏初说了这个想法后,夏初说什么也不答应,“刚才看戏的茶钱已经是你掏的了。虽然我不如黄公子有钱,但怎么说今天我生日,饭总要我来请才行。”

    苏缜见她如此说也就不好再坚持。

    西市这边有不少番邦外国的店铺,自然也有不少异域饮食的餐馆,夏初寻了一家环境干净的进去,要了几个推荐的菜。

    点罢了正菜后,夏初又要了一碗面,还习惯性地说今天是自己的生日,可不可以赠送。在现代的时候去餐馆吃饭,凡是说过生日的,一般都会给碗清汤面意思一下。

    可西京城里的餐馆却没这规矩。也不是没这规矩,最主要的是没有人这么做过。有钱人家做寿都是大排场,不会到馆子来,穷人家过生日就自己在家下碗面了。哪有人掏钱下了馆子却还要省这一碗面钱的呢?

    好在这伙计也是伶俐,算了一下便知道送碗清汤面一点都不亏,便痛快的答应了。又顺势追问他们要不要来点酒。

    苏缜与夏初对视了一眼,都有点含糊。按道理过生日喝点酒也是应该的,但上次喝酒之后那醺醉中朦胧的气氛,又让两个人多少有点犯嘀咕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们酒量不好。”夏初对伙计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过生日嘛,人说无酒不成筵席。”还不等夏初说话,那伙计又道:“您酒量不好也没关系,我们这有酒劲温和的葡萄酒,您尝尝?”

    “葡萄酒?你是说那种……葡萄酒?”夏初来了点兴致。

    “咳,我不知道公子您说的是哪种葡萄酒,不过您尝尝保证不后悔,京城卖这种酒的可是不多,都是西疆的琐琐葡萄酿的呢。这酒甜酸适口而且不上头,酒量不好也无妨的。”伙计不遗余力地游说道。

    夏初看着苏缜,征询他的意见。苏缜是喝过葡萄酒的,知道这酒的度不算烈,便道:“你若想喝的话来点也无妨。毕竟是生日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夏初轻拍了一下桌面,一副豪气干云豁出去的架式,“那就先来一壶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葡萄酒一壶!”伙计高声吆喝了一句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的工夫酒就上来了,店伙计把执壶和酒杯放在桌上,又给他们一人斟了一杯,“二位尝尝。菜一会儿就得,您先喝着,有事儿尽管招呼。”

    苏缜举起杯来,往前探了探,“夏初,生日快乐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黄公子今天能陪我过生日。还有,谢谢你请我听戏。哦,还有,谢谢你送给我的礼物。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苏缜笑道:“你要一杯酒全谢完?”

    “那就……”谢谢你让我认识你吧,夏初在心里默默地说。她与苏缜碰了杯,两人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好喝吗?”苏缜又给夏初斟上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不错,偏甜,要不是其中夹杂着**的酒味,倒挺像果汁的。”

    碰过了一杯后,两人便开始浅酌。不一会儿菜和面也都端了上来,夏初又要了只空碗,将那碗寿面挑出半碗来递给了苏缜。

    苏缜接过来用筷子挑着吃了,滋味可以说相当寡淡,但滋味又可以说是相当厚重。一碗面,夏初分给了他半碗,他觉得就像夏初曾经说过的,她与李二平和阮喜分一碗羊汤那样,仿佛是昭示着作为朋友的某种资格。

    他吃的很认真,一根面都没有剩下。

    吃的酣畅聊得兴起,便又添了一壶酒来,等吃罢了饭菜,酒也都见干了。夏初的脸上染了淡淡的红晕,处在一个微醺与半醉的临界点上,十分舒服。

    苏缜也喝的恰到好处,心情颇好,与夏初谈兴正浓,很怕这一天就这样结束了,直想时间过的慢一点,再慢一点。

    慢到今天的太阳永远不西沉才好。

    一阵风透过半开的窗子徐徐灌入,夏初微微地仰起脸来嗅了嗅,轻声吟道:“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,若无闲事挂心头,便是人间好时节。”

    “人间好时节……”苏缜垂眸轻轻摇头,“只是何时才能没有闲事挂心头。”

    夏初支起胳膊来托着下颌,对苏缜一笑,“一瞬间也是好的。”(..)

    ( 女捕头   )

    

热门推荐

加载中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