繁體中文
纠错建议
返回

100. 曹雪莲的去向_女捕头

首页
新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女捕头

100. 曹雪莲的去向

热门推荐: 加载中...
宽度
字号
背景
    问过了喻示戎,夏初又请来了喻示寂。喻示寂说的与那天在广济堂差不多,他说他四月初一时一直在家,下着雨又没什么事,用过了早饭之后便回房歇着了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上午的时间里并没有人在家中看到过你?”

    “夏捕头可以去问问内人,她是知道的。小儿夜啼,成夜的睡不安稳,白日里也就懒怠了一些。家父不在,偷个闲。”喻示寂坦然答道。

    夏初为难。喻示寂的夫人还未出月子,这下雨天儿的当然不能楞让人过来问话,而自己又是个男装打扮,进去家宅内院更不合适。

    问祥伯,祥伯便找了个折中的法子,把喻示寂院里的丫鬟佩兰找来问了问,佩兰说喻示寂用罢早饭就去书房了,与喻示寂说的出入不大。

    夏初对这种自家人的口供将信将疑,那佩兰回话也只是低着头,说的倒是很平顺,瞧不出什么端倪来。既无破绽,便只得先这样过去了。

    问过了喻示寂后,夏初起身走到门口的廊庑下,深吸了两口气,抒解一下自己郁闷的心情。

    “头儿,要不然搜一搜百草庄吧?咏绣春的崔大花不是说有个人穿着密州锦的衣服吗?搜到那件衣服,至少可以拿个人回府衙审问,多少还能有点进展。”

    “是可以搜,但目前,我觉得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有一个男的进了百草庄,关于那个男的,现在有三种可能性,第一,曹雪莲在他到达之前已经死了;第二,曹雪莲是被他杀的;第三,曹雪莲在他离开之后被杀。对吗?”

    许陆想了想后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第三种,那么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;如果是第二种,他的衣服上一定有会大量的血迹,那件衣服肯定已经不在了。如果是第一种,则他应该根本进不去广济堂,除非他撞见了凶手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就是这种可能呢?这带回府衙审讯不是正好,让他说出凶手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假设是他撞见了凶手,但他既没有呼救也没有报案,那就说明他想要替凶手隐瞒罪行。既然如此,又怎么会轻易松口?没有证据,光凭刑讯逼供,打出来的话你又知道是真还是假?他说谁你就抓谁吗?抓来再接着打?”

    许陆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况且我最反对刑讯,你知道的。”夏初顿了顿,又道:“想从那衣服入手,倒不如一家家的去查订货单子,那料子既然贵,十有**是量身订做的。不过这个工作量有点太大了,西京少说也得有百十来家成衣铺子,得从去年查到今年,而且咱们现在根本不知道那个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线索可以先放着,等有了大致的目标再去查还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夏初仰头看着天,雨已经小了不少,变得有些绵密起来,看样子应该还会下上一阵子,回城都是土路,泡软了肯定很难走了。

    难走……

    “哎!”夏初拍了一下廊柱子,“笨啊!差点儿把这事儿给漏了。”

    许陆还沉浸在对那个神秘男子的猜测中,被夏初惊了一小下,忙不迭地问:“怎么了?头儿,是想到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马车啊!”

    曹雪莲说要回娘家,虽然没有带着自己的丫鬟,但肯定是要坐马车的。她去了哪里,别人不知道,车夫肯定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夏初又找来了祥伯,让他把四月初一带曹雪莲进城的车夫找来问话。那车夫姓周,叫周全,是个二十来岁的男子,浓眉大眼面皮黝黑,看上去十分憨直,见了夏初和许陆便口称大老爷,撩袍要跪,让许陆赶紧给拦下了。

    “周全,四月初一的时候是你送你们夫人进城的?”

    周全一边点头一边嗯了几声,“是,夫人进城一般都是我送。”

    “那天你是送你们夫人回的娘家?”

    “没有,那天夫人让我送她去的延福坊。”

    “延福坊?延福坊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就到延福坊东南角的巷子口。”周全回想了一下说:“夫人说要买点东西给娘家捎上,我就说驾车送她过去,那天下雨嘛,路不好走的。夫人说不用,她说那离她娘家很近了,买完东西她自己走过去就行。让我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以前也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以前啊……,好像没有吧,都是直接到曹家门口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你送她到了延福坊之后,就回百草庄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”周全理所当然地点点头,“我就驾车回来了,回来正赶上开饭。。”

    夏初无奈地笑了一下,追问道:“那你就不觉得奇怪吗?”

    周全眨眨眼睛,摇头,“夫人想自己走回去啊,我也说了要送,夫人没让啊。”

    夏初无力地点了点头,心说这个周全真是一点好奇心都没有,放到现代去也是一个给领导开车的好材料,什么都不走心,真安全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记得到延福坊的时候大概是什么时辰吗?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辰时过半吧,那天下雨路上不太好走,车驾的慢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见你们夫人下车后往哪个方向走了吗?”

    周全斜着眼睛一边回忆,一边还用手指在虚空里划拉,“左西右东……,嗯,看样子是往东边的四方街去的。”

    问过了周全之后,外面的雨也基本停了,夏初与许陆从百草庄告辞回城。

    初夏雨后的空气里饱含了清爽的水气,微风吹来泥土和青草的香气,有一点点凉。天空仍是有些低垂的,乌云将破未破,被阳光镀了一圈的金边,泻下的日光如芒,丝丝缕缕地照在松林茂盛的原平山,还有已经长出青茬的麦田里。

    夏初坐在许陆的旁边,跷着一条腿,随马车一起一伏的颠簸。她把帽子摘了下来,迎风甩了甩自己的一头短发,舒服地叹了口气。刚刚在百草庄收获的一腔郁闷,也抒解了很多。

    车子不快不慢地走过五里亭,眼看安化门在望时,就见从城里方向一匹快马驰骋而出,带起一串松软的泥土来。马上一人呈虚坐状态,身子前倾,单手持缰,另一只手扬鞭打马,姿态甚是潇洒。

    许陆和夏初愣愣地看着那匹马越跑越近,嗖地就从他们的马车旁边奔了过去。两人对视了一眼,许陆道:“我怎么瞧着那人像是蒋大人?”

    “你瞧着也像?我还以为是自己花眼了呢。”

    静默了片刻后,许陆猛地把马车勒停了,夏初撑着车板跳下车,往那匹马的方向看过去,却见那匹马也停了下来,正在原地打着转,颇为踌躇的样子。

    夏初乐了,双手拢在嘴边,深吸了一口气,卯足了劲儿喊道:“蒋大人!!!”

    那匹马立刻就不转了,一调头,又疾弛了回来,一直跑到夏初跟前才停下。蒋熙元从马上俯身看着夏初,“刚才一晃而过,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这是干什么去啊?”

    “去百草庄找你们去,怎么,已经都问完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夏初点点头,“大人你不是忙公事呢吗?怎么跑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把事情安排下去了,抽点时间出来,想看看你们这边的进展。紧赶慢赶的还是没赶上。”蒋熙元眼睛笑称一弯,伸手摸了摸夏初细细软软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嘿!大人真敬业,属下佩服。”夏初转头去看蒋熙元那匹漂亮的白马,马也正弯着脖子看着她,大眼睛长睫毛,瞧着就那么善良可爱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有收获吗?”蒋熙元从马上跳了下来,掏出几块饴糖来放在夏初手中,又抓着她的手腕送到了马的嘴巴旁边,白马嗅了一下,伸出舌头来把饴糖舔走了。

    夏初嘿嘿地笑了两声,一边摸着白马的鬃毛,一边说:“收获肯定是有的,不过疑问也多,回去还得再整理整理笔录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骑马吗?”

    夏初摇摇头,“没骑过。”话虽如此说,蒋熙元却见她眼睛晶亮,一脸的跃跃欲试,于是便笑了笑,抓住白马的嚼口冲夏初扬了扬眉毛,“上马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夏初巴不得他说这一句,生怕他反悔似的小跑着绕到鞍子旁边,扶住马鞍脚踩着马镫就往上蹿。

    蒋熙元个子高,马也高,夏初蹬的有点吃力,蒋熙元好心想要帮她一把,结果手刚挨到夏初的屁股,夏初就像触了电似的,蹭地一下就坐到了马鞍上,回头冲他呲牙:“不要乱碰!”

    蒋熙元的手还支在半空,呈一个托碗的状态,被夏初斥了这一句后有点没反应过来,愣愣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夏初被他看得尴尬起来,扭头去抖缰绳,嘴里还‘驾驾’地喊着,想赶紧跑远点,可白马一点面子都不给,甩了下飘逸的鬃毛,低下头去嗅路边的草。夏初使劲地拽着缰绳让它抬头,一来二去的,一人一马就扯上了劲儿。

    蒋熙元轻嗤了一声,上前拍了一下白马的脖子,白马立刻把头仰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前脚掌踩实马镫!腿夹紧!腰挺直!握紧缰绳!”蒋熙元矫正了夏初的姿势,等夏初那刚刚坐直,他便一巴掌拍在马屁股上。只听得夏初一声轻呼,白马往前一蹿,颠颠地跑了起来。

    蒋熙元乐呵呵地看着,然后坐在了许陆驾着的马车上,“走吧,跟着点。”他的注意力都在夏初身上,完全没注意到旁边许陆那意味深长的眼神。(..)

    ( 女捕头   )

    

热门推荐

加载中...